秩父困民党无名战士墓

秩父事件,是1884年10月31日至11月9日期间,埼玉县秩父郡发生的农民起义。农民要求政府拖欠债务,减少杂税。本事件波及邻近群马县、长野县的町村,数千人规模的大骚动,是自由民权运动影响下所发生的“激化事件”的代表例。

事件背景

江户时代末期以来,在富国强兵的名义下,年年增税。另一方面,1881年10月就任大藏卿的松方正义的财政政策,造成(通货紧缩日语松方デフレ) 。日本经济,尤其是农业,出现严重的衰退。随着农作物价格持续下跌,许多本来就不富裕的农产地区陷入困境,而海外受到1873年至1896年欧洲大萧条英语Panic of 1873影响。1882年,里昂生丝交易所的生丝价格大暴跌,连带1882年至1883年期间,日本国内的生丝价格亦大幅下跌。

埼玉县秩父地区自古盛行蚕业,比同期其他地区更偏重于生丝生产,且与信州(长野县)等其他蚕业地区相比,与法国市场的联系更为紧密(秩父郡内的第一所小学是在法国的帮助下建立的),故受到丝价暴跌的影响更为严重。由于许多蚕业农民依靠每年的生丝销售、借钱或从其他地区购买粮食及生活用品,生丝市场的暴跌和增税加重了农民的贫困程度,且必须支付银行和高利贷的利息使生活更加艰辛。

当时的明治政府,一方面准备制定由政府主导的宪法,开设国会,另一方面强化对民权运动的镇压政策。一些民权派人士开始激进化,认为想要建立一个“真正善美的国会”,就必须以实力推翻暴政政府。1881年秋田事件、1882年福岛事件日语福島事件、1883年高田事件日语高田事件等所谓的“激化事件”,被认为是明治政府以激进民权人士推翻政府为借口,对当地民权人士和民权运动进行镇压。虽然激进派推翻政府的计划最终没有得到落实,但其后1884年群马事件日语群馬事件,群马县的基层自由党员,在妙义山山脚集结陷入困境的农民武装暴动、及同年9月加波山事件日语加波山事件,则是在茨城县加波山,16名激进民权运动家举兵,与警察发生冲突,加波山事件是为了建立“完整的宪政主义”,打倒“自由公敌的专制政府”的武装起义,冲击了政府。尽管规模很小,但目标升高到袭击参加枥木县厅落成仪式的政府官员的程度。

自1883年下半年以来,自由党激进派频繁的交流来加强同志联盟,以打倒压迫。与此同时,由于与传统路线冲突,及处理加波山事件上的分歧,1884年10月29日,即秩父事件发生前两天,自由党通过了解党决议。此外,人们认为秩父事件的领导层在起义时并不知道自由党已解党。

摘要

在秩父地区接触自由民权思想的自由党人为中心,饱受增税和债务困扰的农民组成了“困民党”(根据文献记载,亦称秩父困民党秩父借金党负债党)。1884年8月,困民党发起两次森林集会。依据集会决议,进行的请愿活动与高利贷协商以失败告终。以要求政府减轻课税、延期义务教育及冻结债务等诉求的起义为目的,大宫乡(埼玉县秩父市)地方家族出身的田代荣助日语田代栄助被推举为总理(代表)。起义的目的是要求政府不采取暴力行动(见下文”军事法律”),销毁高利贷和政府的账簿,并减轻税收。

自由党解散2天后的10月31日,下吉田(旧吉田町椋神社日语椋神社举行了义集会,除起义目的以外,还制定了任务表与军律,开始了起义。次日11月1日,起义者控制了秩父郡,销毁了高利贷、役所的文件。

由于当时电报已经开通,故政府很早就知道了这些人的起义及其规模,因此利用火车派遣警察与宪兵队驰援。虽然如此,政府方也陷入苦战,最终派遣东京镇台日语鎮台控制郡界。11月4日,秩父困民党指挥部事实上已经崩溃,部分激进派以长野县北相木村出身的自由党员菊池贯平律师为首,率领农民,经过十石峠转进信州。11月9日,其中一队于佐久郡日语佐久郡东马流(现小海町马流站附近)遭到高崎镇台日语鎮台和警察部队的攻击而毁灭。其后,主要领导人和参与者在各地纷纷被捕。5名警官在这起事件中殉职。

事件发生后,约1万4千多人受到处罚,被认为是主谋的田代荣助、加藤织平、新井周三郎、高岸善吉、坂本宗作、菊池贯平、井上传藏等7人被判处死刑(不过井上、菊池缺席裁判)。井上逃往北海道,1918年逝世;菊池在甲府被捕,被减刑为终身监禁,1905年出狱,1914年去世。

资料馆

石间交流学习馆
www.139001.net
问题反馈联系QQ:1215,也可发qq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