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hertek Anchimaa-Toka
Хертек Анчимаа-Тока
图瓦人民共和国小呼拉尔主席团主席英语List of leaders of Communist Tuva
任期
1940年4月6日-1944年10月11日
前任Oyun Polat
继任职位废除
个人资料
出生(1912-01-01)1912年1月1日
清朝唐努乌梁海巴彦-泰加旗
逝世2008年11月4日(2008-11-04)(96岁)
俄罗斯图瓦共和国克孜勒
政党图瓦人民革命党
配偶Salchak Toka英语Salchak Toka(1940年结婚;1973年Salchak Toka去世)
母校东方劳动者共产主义大学

柯特克·阿米尔比托夫纳·安吉玛-托卡(Khertek Amyrbitovna Anchimaa-Toka,俄语:Хертек Амырбитовна Анчимаа-Тока,图瓦语:Анчимаа-Тока Хертек Амырбит уруу,1912年1月1日-2008年11月4日)是一位图瓦/苏联政治人物,于1940–44年担任图瓦人民共和国小呼拉尔英语Little Khural主席团主席英语List of leaders of Communist Tuva,是第一位非世袭性女性国家元首。

生平

柯特克·安吉玛出生于现在的图瓦共和国巴彦-泰加旗,靠近今天的克孜勒。在她出生几个月前,辛亥革命爆发导致清朝灭亡,她的家乡结束了中国名义上的统治,建立了蒙古人和图瓦贵族统治下的独立的唐努乌梁海。安吉玛出生在一个农民猎人家庭,是家中的第三个孩子。1918年春,该地区爆发了天花疫情,她的父亲和一个姐姐被感染去世,母亲只能独自照顾安吉玛和其他四个兄弟姐妹。为了节省开支,安吉玛被寄养到一个更富裕的亲属家里。

1914年图瓦成为一个俄罗斯保护国,但该地区在1917年后成为俄国内战的战场,对领土和首都克孜勒的有效控制权,多次在苏联红军和反革命势力之间进行转换。然而,图瓦的保守势力于1920年被击败,图瓦人民共和国于1921年8月17日宣告成立。受到苏联支持的新政府大大增加了教育机会,随后,在一个少数图瓦人,特别是妇女开始识字的时期,安吉玛设法学会了用蒙古语书写和阅读。18岁时,当第一个国家图瓦字母表被引入时,她是第一个学习该字母表的人之一,随后被国家招募为革命青年联盟(Revsomol)的成员向其他人教授语言,这个组织是图瓦人民革命党(TNRP)的青年组织,功能相当于苏联共产党的全联盟列宁主义青年共产主义联盟。

一年后,安吉玛开始担任右赫木其格旗kozhuun英语kozhuun的职员和技术秘书,帮助监督当地的经济生产,并继续努力消除该地区的文盲。她在这些任务上的精力充沛和成功,引起了当地党领导的注意。她被允许加入图瓦人民革命党,并被派往莫斯科的东方劳动者共产主义大学学习,在三个星期内行程约5000公里。当在克孜勒的大学选拔委员会问到“莫斯科在哪里”作为她初步评估的一部分时,安吉玛承认她不知道,但她说:“如果你送我去,我会知道它在哪里。”除了学习,学生们还参加了苏联著名政治家的讲座;据说与娜杰日达·康斯坦丁诺芙娜·克鲁普斯卡娅的会面极大地影响了安吉玛。他们在莫斯科期间的教育和生活完全由国家资助,然而由于基础教育水平低以及要求快速流利的俄语,这对被派来学习的图瓦人非常具有挑战性。安吉玛是最终毕业的11名图瓦学生之一。

1935年安吉玛回国后,由于其在莫斯科的政治和行政教育以及对斯大林主义意识形态的坚持,作为东方劳动者共产主义大学最近几名毕业生中的一员,这些毕业生从1935年开始就被安置在图瓦人民革命党的政治信任职位上。安吉玛被任命为革命青年联盟宣传部的负责人。1938年,她成为Tuvan Zhenotdel(相当于苏联Zhenotdel英语Zhenotdel)的主任,以及图瓦人民革命党中央委员会妇女部主席。在这两个职位上,安吉玛在协调改善妇女社会和经济条件的行动方面发挥了主导作用,特别是在图瓦社会中消除了文盲和促进妇女的就业和教育机会。

安吉玛去莫斯科学习意味着她缺席了20世纪30年代早期图瓦“文化大革命”的鼎盛时期,在此期间,当地贵族、喇嘛和佛教寺院的大部分财富和权力都被剥夺了。按照苏联模式,图瓦牛群和农业活动被积极地集体化,然而,改革被证明是非常不受欢迎的,并逐渐被推翻。但是苏联对地方事务的干涉频繁,图瓦人民革命党先后被肃清,以确保其遵守斯大林主义意识形态。1932年的大清洗见证了积极支持斯大林的Salchak Toka英语Salchak Toka在其前任库乌拉·栋杜被处决后担任图瓦人民革命党的党主席,大清洗也在1930年代末扎根在图万共和国,内务人民委员部(NYKD)发起了揭露“右倾机会主义者”的行动。主要曝光的“反革命分子”和“日本间谍”包括部长会议主席Sat-Churmit Dazhy和小呼拉尔主席团主席Adyg-Tyulyush Khemchik-ool。作为一名主要党员,安吉玛负责特别法庭对这些指控进行调查,一致认定所有九名被告都有罪,并判处他们死刑。尽管与苏联其他地方发生的清洗行动相比,这个数字非常小,加上内务人民委员部的简易逮捕和处决,但现在可以肯定,亲莫斯科的斯大林主义者完全控制了图瓦人民革命党和共和国。

1940年4月,安吉玛成为图瓦人民共和国国家元首--小呼拉尔主席团的主席。她成为现代第一位非世袭的女性国家元首。她超越了共产党人亚历山德拉·米哈伊洛芙娜·柯伦泰的成就,后者在1917年成为世界上第一位女性政府部长。然而,图瓦共和国缺乏外交承认,在苏联以外可获得的关于这个极度孤立的国家、威悉演习行动和入侵法国的信息和报告很少,这意味着这一里程碑在一段时间内没有被注意到。在1985年维格迪丝·芬博阿多蒂尔破纪录之前,她还是在任时间最长的非皇家女性国家元首。1940年,她与图瓦人民革命党秘书长Salchak Toka英语Salchak Toka结婚。她婚后保留了自己的姓(这在共产党人和革命者中很常见),直到1973年丈夫去世后才改名。这是图瓦共和国两位最有权势的政治人物的婚姻,安吉玛和Toka将在后来30年主导图瓦的政治。

作为主席团主席,她与她同样的苏联同事米哈伊尔·伊万诺维奇·加里宁有着广泛的通信往来。她的任期恰逢苏德战争,她在调动共和国的资源和人力方面发挥了主导作用,协助苏联阻止德国入侵。两年内,超过200名志愿者加入了苏联红军,共和国的经济完全致力于为战争事业服务。在战争期间,图瓦越加亲近莫斯科,西里尔字母取代拉丁字母,用于写作图瓦语,社会和经济实践更加俄罗斯化,以及几乎所有反对斯大林主义政策的人都被铲除。这些趋势在1944年达到高潮,Toka和安吉玛策划了请愿书,要求图瓦人民共和国合并成为苏联的一个组成国。苏联希望图瓦的矿产资源能够永久结束蒙古-中国在该地区的地缘政治阴谋,于是同意了这一请求,1944年11月该国正式停止存在。

之后,图瓦人民革命党成为苏共的当地分支机构,Salchak Toka继续领导。安吉玛成为图瓦苏共支部执行委员会副主席,在图瓦社会事务中保持领导地位,并继续从事艺术和扫盲工作。1962年,她成为图瓦苏维埃政府第二位部长会议副主席,负责社会福利、卫生、教育、文化、体育和宣传。

她于1972年退休,1973年丈夫去世后获得了家族名字“Anchimaa-Toka”,过着平静的生活直到她去世。安吉玛-托卡于2008年11月4日在图瓦去世,享年96岁。

www.139001.net
问题反馈联系QQ:1215,也可发qq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