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标:25°02′32″N 121°33′36″E / 25.042327°N 121.5601°E / 25.042327; 121.5601

  提示:本条目的主题不是台北小巨蛋
台北大巨蛋
Taipei Dome
台北巨蛋、台北远雄巨蛋
曾用名台北文化体育园区之台北大型室内体育馆
位置 中华民国台北市信义区新仁里忠孝东路四段345号
所有者远雄集团
运营者远雄巨蛋事业股份有限公司
座位数总席次40575席
棒球比赛时席次40071席
演唱会含平面区席次50000席
建造
启用开始动工
(2012年4月-2015年5月20日)
停工
(2015年5月20日-2016年9月5日)
目前安全维护项目复工
(2016年9月6日-)
全面复工
(未定)
2021年中旬正式完工
(预定)
启用
(未定)
建筑费用新台币370亿元 (2016年)
建筑师POPULOUS
刘荣广伍振民建筑师事务所
主承包商 日本大林组
网站
www.farglorydome.com.tw
本条目属于

柯文哲系列


  • 柯文哲市府

柯P新政

  • 2050计划
  • 道路管线暨资讯中心
  • 公共住宅战情中心
  • 影视音实验教育机构
  • 青年事务委员会
  • 廉政透明委员会
  • 西区门户计划
  • 东区门户计划
  • 智慧城市
  • 创新基地
  • 大巨蛋案
  • 台北世大运
  • 偿还债务
  • 内科之心
  • 台北市老人长照
  • 双北公共运输定期票

柯文哲现象

  • 政党关系
  • 两岸观点
  • 批评

争议

  • 艾滋器捐案
  • 国科会案
  • MG149案

政党

  • 台湾民众党

歌曲

  • Do Things Right
  • 台湾的未来

其它相关

  • 嗡嗡包
  • 奔跑吧!台北
  • 垃圾不分蓝绿
  • 蔡柯会 (2018年)

台北大巨蛋(英语:Taipei Dome)是台湾台北市信义区一座兴建中的都市开发区,位于光复南路、忠孝东路与市民大道之间,并且隔着忠孝东路与国父纪念馆对望,体育园区坐落于松山烟厂原址(现部分区域已经划为松山文创园区),由台北市政府以BOT模式交由远雄集团旗下的远雄巨蛋公司兴建与营运。主体为一座多功能室内体育馆,即俗称的巨蛋。为了跟早已经落成的台北小巨蛋(Taipei Arena)做出区隔,因此称为台北大巨蛋Taipei Dome)。园区设置的项目除巨蛋外,另有商业用途的商场、影城、饭店、办公大楼、旅馆等附属设施。

兴建缘起

由1991年到2002年,历经 :

历程

1991年11月10日,台北市立棒球场上万观众坐等1991年中华职棒总冠军赛第七场(味全龙对统一狮)在此开赛,行政院院长郝柏村也坐在观众席内;不料天降大雨,中华职棒宣布延赛,观众齐声高喊“我们要巨蛋”,郝柏村因此指示兴建不受风雨影响的室内体育场。

1993年,配合争取主办1998年亚洲运动会,李登辉政府将巨蛋列入国家重大建设,规划在关渡兴建台北巨蛋;但关渡开发计划迟未推动,台北巨蛋随之停摆。

1995年,台北文化体育园区的基地,为台湾省烟酒公卖局松山烟厂旧址。台北市政府成立“巨蛋催生小组”,首次规划在松山烟厂兴建巨蛋。

1995年12月26日,台北市政府聘请棒球球星王贞治担任巨蛋催生小组最高荣誉顾问,时任台北市市长陈水扁颁赠巨蛋催生小组最高荣誉顾问聘书给王贞治;陈水扁在颁赠聘书典礼上说,巨蛋兴建完工后,将每年或每二年举办“台北杯”世界棒球锦标赛,提升棒球水准。

1996年1月,时任台北市副市长陈师孟与时任台湾省副省长吴容明协调,规划利用松山烟厂兴建大巨蛋;但台湾省虚级化推动后,台北市政府与台湾省政府的合作停摆。

1996年7月20日,台北市政府巨蛋催生小组决议于台北市立棒球场原址兴建巨蛋;但在1998年陈水扁连任市长失败后暂停。松山烟厂停止运作后,厂区移交台北市政府管理。松山烟厂18公顷基地全数作为台北大巨蛋园区之用,并开始进行后续关厂与土地移交作业。

陈水扁担任总统时,行政院文化建设委员会认为松山烟厂具有历史意义应予保留,所以再将其中烟厂旧址的8公顷基地划为文化园区,烟厂指定为古迹,衍生出后来巨蛋园区基地过小、及与古迹相临过近的问题。台北市政府自行聘请国外专家研究可行性后,聘请专家认为巨蛋与古迹相临,可以提供另一种不同的城市趣味,两者并不冲突。因此,时任台北市市长马英九确定在松山烟厂厂区规划巨蛋园区,并进行招商作业。

2002年7月9日,“台北文化体育园区筹备处”成立,台北市政府教育局局长李锡津担任首任执行长。

文化园区部分隶属台北市政府文化局管辖,占地约8公顷,以发展台北市艺术文化为目标;体育园区隶属台北市政府体育局管辖(体育局成立前为台北市政府教育局),占地约10公顷。

兴建过程

台北大巨蛋采用民间兴建营运后转移模式(BOT)公开招标,原预计于2015年底就能完工启用,但是遭台北市政府勒令全面停工,后经法院裁定可以就与公安攸关之相关工程进行局部复工,对此柯市府宣称远雄扭曲法院命令并提出抗告,之后后经法院驳回。目前完工日期仍然未定。

历程

2003年12月26日上网公告办理招商,2004年3月19日前计有3家厂商向台北市政府提出书面疑义,相关疑义均分别以正式函文回复各家厂商并公告于工程会网站补充说明,该案2004年4月15日在工程会公告补充说明,其中领标人请求释疑事项均于公告中,说明“本案开发之总楼地板面积上限为96,000 坪(约316,800 平方米),其中大型室内体育馆之楼地板容积应不小于35,000坪(约115,500 平方米)”,“‘96,000 坪开发总楼地板面积’之定义为法定容积面积”。,截标2016年日期4月30日。

楼地板面积165,195坪包含以下 :

  1. 总开发容积96,000坪(巨蛋35,000坪 + 商业设施61,000坪)。
  2. 免计容积含梯厅、机电设施、地下停车场共有69,195坪(依照建筑技术规则162条,免计容积即为梯厅、机电设施、地下停车场空间等)

实际兴建后,商业设施61,000坪和停车场,经环评审查后,已经被郝市府一刀砍了1万多坪,楼地板面积变为149,061坪。

2004年5月,远雄企业团大都市建设与日本竹中工务店等协力厂商合组的“台北企业巨蛋联盟”获选台北市政府甄审委员会议选为BOT案最优申请人,开始与台北市政府议约。2004年9月,竹中工务店等厂商声明退出台北企业巨蛋联盟,并向台北市政府表明申请计划内的兴建内容及设计为其知识产权,任何人不得使用。远雄在2005年要求变更协力厂商,当年九月马市府宣布BOT流标,想和远雄解约,结果被执政的民进党公共工程委员会挡下。2006年6月,台北市政府同意大都市建设变更协力厂商为Populous公司。

2006年10月3日,台北企业巨蛋联盟筹设的公司“远雄巨蛋事业股份有限公司”与台北市政府签约办理“台北文化体育园区─大型室内体育馆台北大巨蛋BOT案”签约,由时任台北市市长马英九与远雄企业团董事长赵藤雄代表签约。签约后开始起算50年特许期。

2007年9月,行政院核定“台北文化体育园区─大型室内体育馆台北大巨蛋BOT案”与附属事业均为国家重大建设。

目前计划内容:兴建可容纳四万人的多功能体育馆(可以举办棒球、足球、垒球、演唱会、国际展览、大型集会)、购物中心及小吃城、全国座位数及厅数最多萤幕最大的电影城、400间房间的高级饭店以及办公大楼。大巨蛋由Populous公司负责设计规划,日本大林组负责建造施工,开发团队里还包括香港刘荣广伍振民建筑师事务所、香港ACLA景观设计、台湾瀚亚建筑师事务所、美国SANG旅馆设计、KCA旅馆室内设计、英国BENOY商场室内设计。

2010年12月9日,大巨蛋通过台北市都市设计审议。

2011年5月26日,有条件通过环评,2011年6月16日都审原则同意。

2011年6月30日取得建筑执照,依照合约需3年内完工,2011年11月16日完成融资。

2012年4月动工。2014年11月13日台北大巨蛋举行上梁典礼。

2014年11月13日国际棒球总会IBAF在官网发表专文介绍台北大巨蛋。

2017年大巨蛋屋顶11月封顶。

球场场地规格

大巨蛋室内棒球场中外野400英尺(121.92米),左右外野334英尺(101.80米),本垒后方60英尺(18.29米),全垒打墙高4米,符合IBAF的建议规范和美国大联盟1958年订定的规格,使用国际认证的最新人工草皮,投手丘可以升降隐藏。棒球场改装后也可以做为足球场,球门位在本垒和中外野,但需另外更换成FIFA认证的足球用人工草皮。

建筑结构

大巨蛋为配合建筑基地先天条件限制(东西宽,南北窄),因此设计成椭圆形而非正圆形,蛋体楼地板总面积3万5000坪,钢构总重6万5000吨,屋顶总重1万3260吨(屋顶为固定式不能打开),屋顶和帷幕外墙将包覆可以防火隔热隔音的淡灰色纯钛金属板,球场地面至室内屋顶最高点总高度72.5米(地上62米,地下10.5米),球场区共地上四层地下二层,球场地面位于地下深度10.5米处的B2层,采用下沉设计以降低量体压迫感,蛋体室内跨距长230米宽170米,为全球室内巨蛋非对称最大跨距的建筑,并且是全球唯一整个巨蛋都采圆形钢管构造,内部视野壮观开阔没有梁柱无死角。

消防规划

大巨蛋平时开放9个主要大型出入口,疏散避难时可增至52个紧急逃生口,球场四角高处定点备有4座大范围全自动感应灭火放水枪(水柱射程97米)和排烟洒水设备,球场装潢座椅皆采用防燃材料,并设消防车专用通道可迅速直达球场层与地下室进行救灾。

球场

大巨蛋室内棒球场内野区看台分成(内野下层13423席、内野中层9209席、内野VIP层1570席、内野上层7179席),外野区看台分成 (外野下层3826席、外野中层5034席、外野VIP层334席),举行棒球比赛时看台总共可容纳40071名观众座位(内野看台31381席、外野看台8690席)(棒球比赛总席数不含外野下层打者视线区504席),座位分成(一般席、VIP席、行动不便者席、辅助者席、记者席、活动席),使用符合人体工学的最新日本KOTOBUKI进口座椅,座椅颜色采黑灰白三色不规则交错设置,以营造观众满席的热烈气氛,走道和座椅间皆保持适当距离不会拥挤,VIP包厢区总共36间(内野20间、外野16间,包厢共约500个座位),并规划完善的场边球员休息区、球员更衣室、球团会议室、牛棚打击练习区和后援投手练习区,球场本垒后方2楼有视野最佳的现场转播记者室,B2层有专为比赛结束后联访的记者会采访室(可容纳媒体记者约50名),大巨蛋东侧B1、B2另设台湾棒球博物馆,地下停车场有汽车位2300个(B5层)、机车位3800个(B5层)、游览车位55个(B4层)、TV转播车位2个(B4层)、装卸车位44个(B4层)、计程车等候车位60个(B3层)。

其他功能

大巨蛋室内棒球场的其它多用途使用方式,例如举办演唱会时含架设球场平面区座位最大可到5万席、展览场约706摊、尾牙宴约700桌等。室内不受外界气候冷热和风雨影响,并有空调设备可供专心舒适的观看比赛表演,全区空调均温可达摄氏24度风速每秒1米以下,能依照不同活动的性质调整节能模式。音响采用日本专业TOA Type C喇叭系统,将会在大巨蛋屋顶中央设置33组阵列式喇叭,并于内野观众席加设45个单点补强音响,提供高清晰的3D环场音效。球场灯光采用国际奥会指定的运动照明品牌Musco Lighting,共设置456具灯光照明设备。中外野上方设有巨型LED多媒体计分板主萤幕(长约33米宽约8.5米),左右外野上方则设有次萤幕(长约10几米)。

合约争议

无党籍台北市长柯文哲上任后(2014年12月25日),认为过去北市府执行的多件BOT案藉BOT之名,对财团行大让利之实,锁定大巨蛋、松烟文创、三创园区、美河市和双子星五大案优先处理,重谈回馈机制、提高权利金,成立廉政委员会调查,也多次表示“如果这不是弊案,什么才叫弊案?”。但后续台北市长柯文哲2016年5月18日在北市府召开的BOT制度研讨会中,主动为5大弊案“正名”,要求大家改称“5大案”。从2015年3月市府成立廉政透明委员会查案开始,至今查了一年多,仍没有具体而重大的“弊”端。。

2015年1月13日下午,松烟公园催生联盟、松烟护树志工团、台湾护树团体联盟召开联合记者会,指出大巨蛋BOT案的多项弊端,并呼吁台北市政府主动公布相关资料。

2015年1月16日,台北市长柯文哲召开专案会议,要求副市长邓家基、法务局长杨芳玲和顾问洪智坤成立调阅小组,检视大巨蛋BOT案合约内容与历届会议记录,若有违法之处就移交政风处处理。责成交通局、捷运局,针对大巨蛋在紧急状况下的疏散路线重新规划安全、可行的路线。另外宣布,台北田径体育场为世大运主场馆备案定点,保证世大运与巨蛋脱钩,不会发生赵藤雄指称巨蛋不完工世大运会跳票的情形。

2015年1月17日柯文哲聘用的廉政委员徐嵚煌则宣称远雄花费288亿元兴建,却只有80亿用在大巨蛋场馆,其他208亿全部都是商场建设,市府只获得权利金0元、公告地价1%的租金6700万,市府当初买地借了140亿,每年利息粗估2亿,每年市府至少亏损1.3亿,相反的远雄50年预估可收入7300亿元,2014年6月4日,自由时报并报导认为这块土地至少值2000亿。

南山人寿副董事长杜英宗表示不应把BOT“污名化”,徐嵚煌的指控是将营收与利润混淆的诡辩,只有营收或利润是无法评断是否有暴利的,必须将投入的金额纳入考虑!40年后的一亿和现在的一亿不一样,必须把货币的时间价值(或资金的机会成本)纳入考虑。以最简单的假设来估计:若大巨蛋园区的总造价是200亿,可营运40年,到期时无偿转移给市政府,其间每年获利30亿(40年合计1200亿),每年回冲折旧5亿,则考虑货币时间价值后的投资报酬率(或称为“内部报酬率”)约为百分之17。

不管大巨蛋土地价值多少,只能限制体育园区用途。国产署副署长李政宗说,当年是经政院核定,透过“互相有偿拨用”,北市府取得大巨蛋用地,并提出世贸三馆土地与国库署交换,所以目前大巨蛋是市有地;未来只要开发计划仍属体育园区用途,就不涉废止拨用问题。

2015年1月26日,远雄企业团董事长赵藤雄表示,“远雄兴建大巨蛋,绝无违法、违约!”欢迎外界调查,也恳请政府还给远雄一个清白。并强调远雄光是“养蛋”成本和营建费用,50年至少要466亿元,是台北101大楼的2.2倍,哪来的特权和暴利?赵藤雄表示,单单光是大巨蛋球场,在民国95年10月3日正式签约时,提出的工程预算是78亿元;随着时间一直拖延,造价随着营建成本和建筑材料持续追加,现在成本至少要166亿元以上,这样就增加88亿元;加上每年“养蛋”成本和费用,要6亿元,以50年BOT期间来看,但就要300亿元加166亿元等于466亿元,等同于权利金;而且这466亿元,是台北101大楼权利金207亿元的2.2倍。2015年4月18日远雄巨蛋总经理汤佳峯指出,2004年台北市政府大巨蛋招标,正值房地产面临SARS,房地产业界都苦哈哈、没人要投标,因台北缺乏大巨蛋,需要一个国际型的大型地标,远雄才投标。2015年6月13日,远雄副总经理蔡宗易受访时回击,远雄提过让利方案,但遭北市府拒绝,也强调若大巨蛋真有暴利,请市府鉴价买回。远雄愿意全民释股,让大家一起参与。蔡宗易指出,依照远雄巨蛋合约书,远雄回馈机制列出30亿,后来在审查期间,又将整体让利回馈金增加到45亿,但仍遭北市府拒绝,认为金额不够需重新检讨。

2015年1月22日,前台北市长郝龙斌回应,监察院98年9月来函提合约的39项意见,我随即要求远雄重新议约,双方随即在98年10月8日召开第一次议约会议。之后,陆续进行了九次议约会议;在我任内,针对其中约23项已经达成共识,双方并且持续进行议约中。因为市府同仁的集体努力,将大巨蛋商业及附属设施的楼地板面积减少了77,745平方米(约24,100坪),其中商场部分减少12,900坪,停车场部分则减少11,240坪,市值相当153.4亿。

2015年4月17日,针对“时任台北市政府财政局长的李述德之后更以个人名义发表声明,强调若不是工程会三度撤销台北市政府的决议,也不会由远雄继续兴建,绝无图利远雄的企图”这项说,工程会发布新闻稿澄清,表示远雄公司原为台北市政府主办“征求民间参与兴建暨营运台北文化体育园区-大型室内体育馆开发计划案”最优申请人,因远雄公司不服台北市政府不同意变更协力厂商、事后流标的决定,向工程会前后提出3件促参申诉案,经工程会采购申诉审议委员会依法审议后撤销,其所审议范围,是有关台北市政府不同意远雄公司变更协力厂商是否合法,至于台北市政府与远雄公司间议约过程、内容,包括权利金、租金、安全及营运等相关事宜,均是台北市政府与远雄公司自行协议订定,与工程会申诉审议范畴无涉。

2006年4月21日,台北市长的马英九以协力厂商更换,其内容不适当为由决定大巨远雄蛋流标,被陈水扁政府时期的公共工程委员会撤销台北市政府废标决议。

2015年6月10日,台北市廉政透明委员会今天进行5大案结案报告,会后宣布大巨蛋案和美河市案移送法务部调查,三创案、松烟文创案则送监察院调查,双子星案查无不法、无人送司法调查。 2016年1月19日台北市廉委会决议大巨蛋案将再移送总统马英九等人给法务部侦办,并呛声说如果法务部不办,就将在2016年5月20日后2次移送。法务部政务次长陈明堂表示,法务部没有办理具体诉讼的权责,无权受理,如果台北市政府要提出告发,依法应该要向检察官或司法警察官提出。

2016年1月19日,总统府发言人陈以信痛批“柯市长又来了!”质疑柯文哲为何只敢移送法务部,却不敢直接移送检调单位?“是不是意图规避诬告的法律责任?”。陈以信则认为,马英九的清白绝对经得起最严格的检验,还拉柯文哲与台北市法务局长杨芳玲背书,说这两人都曾公开表示大巨蛋案“合法,不合理”。“如果柯市长真的认为马总统有罪,就请柯市长尽快直接移送检调单位侦办,马总统当然会全力配合,由司法进行公平、公正、合法的调查”,陈以信强调,柯文哲代表台北市民指控现任总统犯罪,在民主国家中是非常严重的指控,柯文哲也必须负起身为台北市长,所相对应负的政治与法律责任。

政治评论者黄智贤调查资料、询问专家与法界人士,发表对柯市府廉委会大巨蛋调查报告的调查报告,痛批廉委会是黑机关,三个廉政委员郑文龙、袁秀慧和洪智坤,都和国民党极端对立。调查报告问题太多,例如 : 市府第一次招商说明会对营运权利金的要求是“0至1%为下限”,远雄投标时,就是以零权利金得标的!后续怎会还需要再搞马赵密会,将权利金乔为零?促参法第11条的条文是“应记载有关权利金之事项”,并不是说,权利金不可以是零。也就是说,跟权利金的事项,只要明确记载,这样就符合法律要件了。指控马英九删除“接管权”,是放弃市府权益“违反促参法53条,不可思议!”,这是光天化日下的胡说与谎话。因为大巨蛋是依据促参法招标。促参法53条规定,在合于条件下,市府本来有强制接管权。大巨蛋兴建营运契约 的前言,就开宗明义说,合约是基于促参法。

法界人士直指,廉委会大巨蛋小组移送法务部调查决议,可说是想“整”马英九,又怕被告诬告罪。依最高法院裁判见解,诬告罪的成立,须以意图他人受刑事处分或惩戒处分,而向该管公务员为虚伪的告诉告发为要件,所谓“该管公务员”是指对刑事处分或惩戒处分有职权关系,可受人申告者而言。法务部没有刑事侦查追诉或处罚犯罪职权,纵使大巨蛋案向法务部作不实指控,也与诬告罪“该管公务员”要件不合,当事人想告诬告罪也不会成立。另外,大巨蛋案正规侦办途径有两条,一是以北市府名义函送地检署,二是由市府政风处移请廉政署调查,若北市府舍此不由,径行移送法务部,一旦法务部发交地检署,就是法务部告发;如不发交,则可发动“围剿”法务部“包庇”,背后政治手段,昭然若揭。

工期延长争议

大巨蛋BOT案于2006年3月与远雄签约,自签约起算特许年限50年,2010年通过台北市都市设计审议, 隔年有条件通过环评,并取得建照后,在2012年4月动工,原定2015年底完工,但因远雄办理工期展延,从郝市府延宕至柯市府,柯市府在2015年5月勒令远雄停工中。大巨蛋停工行政诉讼还在进行中,律师叶庆元说,假若远雄打赢了,大巨蛋迟延完工恐就不是远雄的错,北市府会“输很大”;行政诉讼时间多在一年至一年半,推估柯市府近期不会提解约。

  1. 在郝市府时期,远雄以天后因素及外借台北设计大展用地得到44天延展天数。后续以地下障碍物排除施工得到137天延展天数。
  2. 远雄主张以土方运送条件变更造成工期异动,向台湾营建仲裁协会提出展延工期天数459天,仲裁结果2016年3月24日出炉,可展延110天。
  3. 远雄申请中的工期延展案件还有三件,1. 环评要求增加绿建筑标章、楼高变更882天,2. 路树迁移及路型变更工期延宕700天。
  4. 国父纪念馆联通廊工程、捷运板南线5号出口移设。

解约问题

2015年1月21日,市府发新闻稿,台北市政府发言人林鹤明今天表示,针对大巨蛋争议,台北市长柯文哲晚间与远雄巨蛋事业董事长赵藤雄见面后,双方达成共识,将重新议约,远雄承诺年底前完工。

2015年3月13日,台北市政府发文,大巨蛋施工延宕,要求远雄建设改善。如今已届改善期限。台北市副市长邓家基2015年6月16日向媒体提出两点说明:整体公共安全仍是重点,绝对不能放弃;另外,大巨蛋未依约限期改善并取得使用执照,依照BOT合约管理,市府将通知融资机构,全力善后。

2015年6月16日,台北市副市长邓家基早上9点宣布,远雄大巨蛋未能在限期改善日前完工并取得使用执照,因此依照合约19.4条,市府今将通知融资机构,讨论接管事宜;当天后续市长柯文哲表示,大巨蛋问题北市府没有要银行团接管,要先跟银行说明现况跟沟通。银行局副局长吕蕙容2016年6月16日表示,当初大巨蛋是二方合约,合约中虽有银行团接手的条文,但联贷的银行团并非缔约方,即未必要遵守合约内容。银行团指出,“明明是北市府和远雄双方的事,为什么要找银行团麻烦?”2015年6月26日台北市政府和银行团就大巨蛋后续进行沟通,银行团希望北市府能尽快辅导远雄,在公安问题上进行改善,对接管一事表达“能不接管就不接管”的态度。

2016年4月13日,针对台北市长柯文哲下午在议会质询时间,指远雄大巨蛋“朝解约的方向处理”。远雄集团发言人杨舜钦第一时间回应表示,请市府依照BOT合约规范,双方终止契约、市府鉴价买回。,远雄集团董事长赵藤雄当天6时前往北市府,与市长柯文哲当面会谈大巨蛋问题,在1小时会面后,双方达成解约共识。台北市副市长邓家基表示“远雄开价370亿元要市府买回大巨蛋,后续须由律师和远雄议定”,“有凭证的合理支出该给就给”,大巨蛋的下一步,将交由第三方鉴价并由北市府买回,

  1. 走预算程序,北市府则需要获得市议会的同意。若议会同意,北市府便可编列预算举债,并再研议是要BOT重新招标或是编列预算自行兴建、委外经营等。倘若议会不同意,等同市府与远雄两方破局,目前停工的僵持局面依旧,双方的诉讼官司也照打。
  2. 不走“预算程序”将会是重要的分水岭。若不走,市府需要等远雄同意付款条件,后成功招标到第三方接手大巨蛋工程后,再由第三方付款给远雄;但第三方须要面对的是,要概括承受大巨蛋的“惨况”才能续建,包括设计结果、结构安全及逃生规范等种种问题,甚至还有因停工多时而导致的建筑耗损。

2016年4月18日,台北市长柯文哲昨至议会向民进党团报告,并以“涉及谈判”为由,拒绝媒体旁听,,柯市府从原来的“因远雄过失而解约(不用赔偿)”的强硬立场,大幅让步到“合意解约(必须鉴价买回大巨蛋并赔偿远雄初估约370亿的损失)”,议员因而对合意解约一案全一致地投下反对票,讨不到钱为大巨蛋焦头烂额的柯文哲,情绪激动哽咽、捶桌透露无奈批“远雄背后有马英九来撑腰”。。

2016年5月19日,市府上午再度发函远雄,要求远雄改善违反《建筑法》、施工进度严重落后等违约情事,若远雄不肯配合,将依契约第19.4.2条与21.1.3条等相关规定办理。经查,这两项条文都是甲方直接终止大巨蛋契约,这也间接证实两方日前达成的“合意解约”共识接近破局。

市府要求远雄在7月8日前具体表明是否愿意改善大巨蛋公安、9月8日完成复工程序及提出赶工计划,否则将解约。远雄5日回函市府,表示始终坚持履约,但需双方共同合作,而非蓄意刁难。副市长邓家基今天上午回应远雄回函,认为远雄回函的18页公文没有提出具体复工及赶工计划,通篇都是要求要立即复工;对此北市府感到遗憾,将成立终止契约小组,若远雄在9月8日前仍未完成改善,将启动解约。

银行团呼吁,大巨蛋纷争,是北市府与远雄之间的事,身为债权方的银行团,在大巨蛋BOT案中,是负责提供融资的角色,银行团没有义务、也没有能力接管大巨蛋,更反问北市府,老是要求银行能出面接管大巨蛋,但却没考虑银行接手后,到底该如何处理,还有银行主管直言,“银行接手后,若决议委托远雄继续兴建、管理,请问北市府接受吗?”

2016年9月8日,远雄赶在限期改善到期前,向市府送出同意书,承诺尽速完成建照变更、向台湾建筑中心完成防火避难性能认可审查、向北市府都发局、环保局递件送审,完成法定程序。发言人杨舜钦表示,远雄愿意“让步”。柯文哲次强调,不是放弃终止契约,而是保留终止契约的权利,在远雄释出善意下,暂时不行使终约的权利,仍会继续监督行为,希望远雄即刻改善大巨蛋相关公安问题。

接手巨蛋

2016年5月24日,下午4点,台开集团董事长邱复生召开临时记者会,邱复生说,大巨蛋拖延的后果难以想像,台开愿意来做这件事,并不等于台开要“接手大巨蛋”,或是拥有大巨蛋。只是开启第一个敲门机制,将提出计划给台北市政府,其他各企业集团也可提出计划,若远雄集团会在三个月内改善,也是美事一桩。。

停工争议

2015年1月21日,柯文哲见赵藤雄,讨论包括监察院在2009年提出的39项纠正案、工程逾期与罚则等3大问题,将重新议约。台北市政府发言人林鹤明表示,关于远雄请求事项,台北市政府有4点回应:1. 远雄必须依照市府公布的移树SOP进行移树作业;2.地下连通道会施作,但修改成新的设计图,并会全力帮远雄和护树团体进行协调;3.捷运国父纪念馆站“5号出入口”及“通风井”移设连通案因工期紧迫,远雄尽速提出细部设计规划,市府答应尽速协助解决;4.远雄承诺大巨蛋将在今年底完工,台北市政府将尽力协助。。

2015年5月20日,台北市政府勒令远雄全面停工。 同月22日,因台北市政府贸然停工可能会导致板南线崩塌,而核准远雄针对大巨蛋靠近捷运南港线一侧的大底工程先行提出报备施工。同月25日,台北市政府继续核准远雄进行大巨蛋全区大底工程并于7月31日前完工。远雄后续提出仲裁,但原订于6月22日的第一次会议却临时因远雄方仲裁人辞职而延期。2016年3月24日 - 大巨蛋工期展延仲裁结果出炉,远雄以土方运弃条件变更为由,提出工期展延459天,最后获得展延110天,其他尚有工期延伸申请中。

2016年5月23日,柯文哲亲自拍讲大巨蛋影片po上于脸书和youtube表示,在去年2015年会勘后发现远雄不按图施工,依建筑法第58条勒令停工以后,市府秉持着“公安不打折”的最高原则,希望远雄能改善公安,目的就是希望这是一个安全的大巨蛋。对此远雄集团发言人杨舜钦回应,强调大巨蛋公安本来就没有问题,是历经5年5个月102次的审查才拿建照,中间还有1000多位的工程专家,试算巨蛋园区的安全模拟系数,就算柯市长再讨厌前朝也不能污蔑专业!杨舜钦说,柯市府还竟然找一个在日本民间企业已经退休的人,花了好几百万用了几个小时,运作了一套连日本自己都没用过的软件,只为了把不安全的帽子套在远雄头上,再加上利用社会舆论打压企业,这不仅是对远雄不公平,更严重是欺骗市民!。

远雄巨蛋表示,这17处楼梯不仅不是主要结构,而且根本不在巨蛋内,而是在旅办和商场大楼内。。远雄巨蛋表示,巨蛋案102年5月2日已变更建照完成,并据以施工,北市府停工的现场勘验却错误采100年6月30日原始建照图,再指称79处不符图说。远雄巨蛋指出,停工理由所指79处不符图说,事实上仅17处因调整开口、楼梯位置等非主要结构与图说不符,其余62处完全相符。况且17处开口均非主要结构,而且皆在旅办和商场,和巨蛋根本没关系。远雄巨蛋说,这17处经台大地震中心等六大公正单位证明非主要构造,依建筑法第39条“不变更主要构造或位置,得于竣工后一次报验。”;建筑法70条也规定“申请使用执照,其主要构造不相符者,可一次通知其修改后,再报请查验。”

远雄巨蛋强调,台北市都发局104年4月29日公告“申请使用执照得一并办理变更设计项目一览表”,这17处不符的地方,均得以于竣工时并使照一并报勘即可,依法明显印证北市裁处勒令巨蛋停工,根本不符法令规范.

台北市议员陈彦伯说,“北市府未公布远雄大巨蛋有按图施工”;陈彦伯今天表示,大巨蛋停工近1年,北市府多次指远雄未按图施工,且多数施工和原设计图说不符,并将全案送到台北市营造业审议委员会进行审议,结果3月2日决议出炉,却直到4月29日才发公文给远雄,这两个月期间恐有积压公文之嫌。而裁处书内容认为远雄大巨蛋有按图施工,所以裁决“免议”,且远雄确实是拿到北市府所核准施工图说去进行施作;另外,建管处也确实有派员到场审查监工,也未指远雄无按图施工。结果北市府现在还在硬坳,北市府整个充满矛盾。远雄表示,裁决结果即说明远雄营造是按照民国102年5月2日的图说施工,1300多张图说都有北市府的发照用印。

在停工前应先找专家,针对安全部分应该先考量,几位曾受邀勘察的专业技师都认为,停工决定有失严谨。2015年4月22日,柯市长声明“大巨蛋停工 板南线恐塌”,北市府5月20日晚竟推翻先前说法,勒令远雄立即停工。中华民国大地技师公会副理事长陈江淮表示,大底施作还在进行,贸然停工才真有危险。因此停工后市府找四大公会(土木、建筑、结构、大地)到现场勘察并讨论,全部与会者都要求捷运侧有两处正要做的基础板,应立即施作,大底也应尽速完成。

2016年5月6日,台北市议会工务部门质询,对于台北市都发局长林洲民“如果公安 7 项标准与违反建筑法规施工项目的 79 项都改善,然后经过减量新型设计之后,就可以复工”的答询,议员提出“依建筑法第58条勒令停工以后,理论上应该就是回归到没有按图施工这件事情,也就是违反建筑法第 58 条的相关规定去解决处理”、“7 项公安标准里面有些是逃生避难等,这跟建造图根本没有关系,这跟建筑法第58条也没有任何关系啊!”、“公安的问题是不是能够由公正的第 3 方重新做一个检视,这样子大家都能够接受。而不是像他们(远雄)所说私设刑堂或是球员兼裁判等,这样才能够解决问题嘛!”

2016年6月12日 远雄在6月6日向法院声请大巨蛋停止停工处分,远雄表示,面对台风季和水浮力潜变问题,工程安全最优先,随后再面对各项诉讼。

建筑师吕钦文发表建议我们专业界所关心的,不是远雄的利益,而是公权力使用的不良示范。大家都很关心停工下去,许多已完成的构架逐渐腐蚀、蛋体重量不足长期处在浮力过大等等,都是长期停工会造成的潜在伤害,那是公共利益甚至公共安全的课题。奉劝北市府莫以公共安全为名,最终反造成了公共安全的问题。

一、建筑法第58条确有“勒令停工”的7款条件--

1、妨碍都市计划者2、妨碍区域计划者3、危害公共安全者4、妨碍公共交通者5、妨碍公共卫生者6、主要构造或位置或高度或面积与核定工程图样及说明书不符者7、违反本法其他规定或基于本法所发布之命令者

北市府所凭据的,主要是第6款(简言之即“与核准图说不符”)。

但了解实务的人都知道,几乎没有一个工地,在施工过程中,是能与核准图说完全相符的;有些是因为权宜之计暂行施作(譬如临时空出楼板供上下吊运),有些是因为配合现场,作局部调整(譬如增减楼梯级数)。但这些不符的部分都得面临一个风险:如果使用执照勘验前没恢复或没及时核准,就得接受使照不准甚至拆除重作的命运。

然而,因为“图说不符”的定义太模糊,解释空间太大,同法第70条有这么一条“权宜规定”:“…..建筑工程完竣后,…….不相符者,…..通知其修改后,再报请查验。…..”。换言之,施工中的工程如有与图说不符之处是被允许的,是有修改的机会的。如是观之,第58条第6款的适用时机是要非常小心;其适用时机判断的标准应该与其他勒令停工的条款同一层级,也就是要到第1至5款提到的“妨碍都市计划”、“妨碍区域计划”、“危害公共安全”、“妨碍公共交通”、“妨碍公共卫生”者。如果轻易动用第58条,那是对业者权益的重大威胁。

也就是因为第58条的适用时机太具争议,笔者执业近30年还没听过那个工程因与核准图说不符而半路被勒令停工的;询问几位资深同业也都得到类似的答案。

回到大巨蛋本身,北市府所开列的81处不符之处,看不出那一项有立即发生公共安全(倒塌等)的可能,也看不出有妨碍任何上位计划的情状。如果工地内部有不符情形,远雄最终拿不到使用执照,或拆除重建便是,何需市府干动大刀下令停工。

根据最新的资讯是,那81不符之处,已经大部分被核定通过;至于“性能式”法规部分,如果远雄贸然施工,那是他的风险问题,无需市府为他着急。

2016年7月22日,法院裁定 大巨蛋可部分复工,北市府要求远雄集团在台北大巨蛋案中应予停工,远雄提出行政诉讼反击,声请撤销停工处分。台北高等行政法院昨裁定,因人命无价,考量大巨蛋工程停工后,已完成工程有锈蚀、坍塌问题,且若遇强台或强震,有可能导致结构及坍塌危险,威胁民众生命安全,远雄可针对有坍塌、公安风险等处部分复工,但驳回远雄拟全面复工的声请;仍可抗告。至于撤销停工处分的本案诉讼,尚审理中。

2016年8月10日,台北市都发局昨(9)日同意远雄大巨蛋部分复工,但项目从上周申请时的28项降至19项。远雄企业团昨天表示,远雄与市府达到维持巨蛋公安的共识,让巨蛋分阶段局部复工,这就是善意,远雄上周依裁定书提出复工细部工项申请时,就开始筹备机具和工料,集团国内外总动员,希望尽早进场复工。

2016年12月21日,大巨蛋安检议题获得重大突破,市府与远雄公司合意之大巨蛋安检仲裁机关--内政部营建署台湾建筑中心,日前完成“防火性能避难审查”,审议结果牵涉到动线调整和变更,要求远雄新增10座楼梯及减少100多席停车位。另营业面积也因此被砍了4,000坪;如果大巨蛋近期复工要“有解”,估计远雄将多付出70亿元代价。事实显示,市府当年坚持的七项公安标准中的三项已获得第三方机构的背书。

安全疏散问题

  1. 市府耗资400万元制作体检报告与电脑模拟动画,假设大巨蛋最多有12万余人的紧急疏散情形。大巨蛋的实景四周有空旷草坪与多条通道,但在动画上人潮却限制经过极少数通道,不可跨过草坪逃走,尤其跑到马路边后,全部不过街,造成过度拥挤而伤亡。就软件设计而言,除非设计者过度无知或扭曲,不会产生这样的结果。
  2. 体检报告制作的日本顾问为竹中工务店的前员工,而竹中是当初曾参与大巨蛋竞标的被淘汰者。在法律上的专业鉴定人,不仅台湾法规强调须具“中立性”,各现代国家法律更明定必须排除利益关系人。
  3. 台湾中央机关认可的防火避难性能验证软件工具为:EXODUS及Simulex这两套软件做性能性功能验证;而Sim Tread 日本研发的模拟软件,但目前非台湾官方所认可的模拟软件。
  4. 柯市府第二预备金的支用,涉及大巨蛋公共安全体检作业,遭议员质疑是分拆多笔小额、且用限制性招标的方式规避监督,有图利特定厂商之嫌,已移送监察院调查。

2015年2月17日,台北市政府成立公共安全体检小组,参考日本巨蛋防救灾的模拟标准。同年4月19日公布安全全体检结果,针对大巨蛋提出7项公安基准,要求大巨蛋改善。。北市府认定公安设施与疏散动线有重大疏失,提出拆蛋,或留蛋拆周边商业设施二选一。远雄不服,回呛一面墙都不能拆!

2015年6月11日,新党市议员陈彦伯在台北市议会质询时,要求副市长林钦荣以当初成立巨蛋安检小组的检验标准,去针对台大医院、台北101等地方,看安检能不能通过?却遭林钦荣回绝,引起陈彦伯不满,大声回呛“叫你拿同样标准去看其他建物就不敢,难怪郝龙斌骂你们是俗辣!”一旁的台北市长柯文哲赶紧缓颊,这就是周六(13日)要办巨蛋研讨会的原因,他说“如果标准要下修,我们就下修”。

2016年5月6日,台北市议会质询,周柏雅议员质询:“建筑执照是台北市政府发的,原先投资计划的审议、规划设计的审查、施工过程的监管、环评等等,都须经市政府层层把关。如今,大巨蛋出现这么多问题,台北市政府是不是也应该追究所有参与都市计划、环评、审照、发照、施工管理等等代表行使公权力放水的公务员?”,市府回答:“有关是否追究所有参与都市计划、环评、审照、发照、施工管理等等代表行使公权力放水的公务员一节,经洽本府相关权管单位表示本案相关程序皆依法行政,并无公务员违失情形。”

远雄巨蛋总经理汤佳峯回应,当初营建署就是用巨蛋4万人15分钟内可以离开场馆的标准给予核可评定,远雄是符合标准,汤佳峯无奈地说,北市府模拟非常严苛,是巨蛋园区5栋建筑物同时失火、每一层同时失火,14.2万人同时逃到空地又要站好、不能离开园区,“这模拟很奇怪,违反国际模拟方式。”。

瀚亚建筑师罗兴华昨打脸北市府安检小组公共安全准则,他指出,依照安检小组标准,台北101大楼、台北转运站、台北统一阪急等案,都不会过关,希望政府修法,建立统一标准,让业界有所遵循。民间建筑改革社社长、建筑师吕钦文表示,北市府提出的理由是各种假设意外状况同时出现,只差没提应付恐怖攻击的因素。北市府是用“极端值”重新要求大巨蛋的安全系数,“全世界没有一个政府是这样玩”,真要打官司,北市府一定输,结果将是全民埋单。

市议员梁文杰则说,市府已核发远雄建照,现要求厂商更改安全标准,依据法令何在?梁说,市府不能事后才要厂商修改,现已做到一半,因此产生的修改费用谁付?

宏道法律事务所律师蔡志扬认为,安检认定上,北市府不能事后才采高标准。所谓安全,是很“科学”的,法院将来会依专业去认定,即便大巨蛋有量体变更设计过大安全疑虑,但市府当初认可的,法官可能不认同北市府事后提高标准说词。

内政部营建署函示“自行核处”,由于北市府的巨蛋安检小组组成“无法定地位”,其订出的7项标准当然有“基础不牢固”的风险,因此,核心人士透露,7项标准只能算是“建议”给都审委员审查的工具,合议制的都审委员绝对有理由“不采纳”,远雄当然能意料到委员采用的机会远大于不采用,因此,对外一致指称北市府“私设刑堂”,市府则回以“于法有据”,但经查,北市府提出于法有据的证据,也仅是内政部营建署2度函示北市府“请台北市政府依都市计划定期通盘检讨实施办法及环境影响评估规定自行核处”,“自行核处”4个字,明显将球丢回北市府,并没有正面给予7项标准的准确法源解释。

2015年6月16日,台北市环保局召开环境影响评估审查委员会,审查大巨蛋的散场管理和紧急避难,远雄巨蛋总经理汤佳峰、建筑师罗兴华等人出席。在会中远雄表示,远雄疏散模拟比照国际,完全依法执行,并指北市府安检小组电脑模拟数据失真,不合常理,应属无效。远雄建议北市府应循序修法,且要一体适用,不溯既往,且将安检小组的意见回归营建署办理。而环评委员说,远雄所做疏散评估并未说明面临地震及停电状况,究竟该如何因应。另大巨蛋周围交通情况已改变,远雄是否因应预期未来交通改变的疏散计划。也有委员提到,市府及远雄提的模拟并不清楚究竟哪种比较接近真实,建议应该在相同的基准来重新模拟。现场也有委员怒斥,大型运动场所疏散是严肃议题“开发商是草菅人命”远雄及北市府做的模拟疏散还是太乐观,未把灾难心理学也考虑在内。最后远雄补充说明,如果要提高安全性,还是必须要有统一数据或情境来模拟,究竟是采5万人或14万人,或步行是采每秒1.2米还是1.5米计算,或是跑到户外或是地界。若以市府计算基准,全台北市没有一个地方是安全,这根本就是不存在的状况,远雄与市府可重做模拟,但应有一致的情境标准。

2016年6月19日,市议会在审议柯市府第二预备金的支用情形,日前遭发现动支混乱,议员纷纷要求局处逐条解释动支的正当性。就在近期,议会教育委员会更否决在柯文哲授意下动用的一笔279万元费用,该笔项目涉及大巨蛋公共安全体检作业,遭议员质疑是分拆多笔小额、且用限制性招标的方式规避监督,有图利特定厂商之嫌,已移送监察院调查。议会各委员会开始逐条审视柯市府的第二预备金动支正当性,经上周教育委员会与体育局的沟通下,发现一笔名为“台北文化体育园区—大型室内体育馆开发计划案公共安全体检作业”,共花费二备金279万元,遭议员质疑是由市府人员前往日本,找与远雄拆伙的前工程协力厂商“竹中工务店”成员吉田克之、滨田信义等人,来做大巨蛋的人流与安全模拟。不过,显然教育文化委员会的议员无法接受该说法。委员会召集人陈彦伯表示,柯市府讲究公开透明,却用旁门左道来规避法律。大巨蛋安全体检,市府将采购项目与金额分成3笔分包采购案,又用限制性招标的方式指定给日本人,陈彦伯说:“全世界只有日本人能做巨蛋安全体检?显见市府因人设事。”他认为市府明显图利特定厂商,全案已移送监察院调查,希望市府配合调查。

2016年7月19日,台北市副市长林钦荣率相关局处、“大巨蛋安全体检小组”召开记者会,提出“市府版”大巨蛋公安解决方案,包括减少商业面积、容留人数从十四万人降到九万人、增加半户外避难空间。林钦荣强调,无论远雄要复工或是未来要交由第三方接手兴建,均应以此方案为基本。

远雄集团发言人杨舜钦说,公安标准不是菜市场喊价,必须有科学依据;若北市府认为这样的标准会有厂商接手,那就鉴价买回后由第三方经营。对北市府提到十四万容留人数,杨舜钦说,这根本不可能,且市府的模拟是五栋建筑物每层起火,人员不准逃出地界,这违反实际状况与人性。他指出,依台湾认同的性能软件电脑模拟,地面层最高峰瞬间避难人数为三点一万人,巨蛋园区有三万一六九五平方米,以捷运局每平方米五人计算,可容留十五万八四七五人,没有疏散空间不足的问题,市府于法无据地要求每平方米三个人,也可容留九万余人。远雄指出,大巨蛋已按照都市计划规定,设定空地容留面积,且大巨蛋容积率207.85%,已优于都市计划规范的240%,另外,建蔽率54.5%也优于规范的65%。按照契约、按照法令,商业面积都经过自偿率试算,若市府认为有厂商愿意接手,那就鉴价买回,由第三方经营。

2016年7月28日,赵藤雄在远雄企业团副总经理蔡宗易和远雄巨蛋公司经理杨舜钦陪同下,前往北市府拜会副市长邓家基,商谈大巨蛋案台北市副市长邓家基今天表示,远雄企业团董事长赵藤雄接受北市府的大巨蛋7项公安基准,但要求应由第三方公证机构审查,双方属意由台湾建筑中心审查。会后赵藤雄先接受媒体访问,他表示,今天双方诚恳厘清这一年多来的问题,第一项就是市府一直强调的公安问题,他保证百分之百没有问题。市府提出的7项公安基准,其中3项由台湾建筑中心审查,4项是北市都发局审查,他认为应将此4项一起交给台建中心审。邓家基稍后受访时则说,公安是基本要求,但赵藤雄认为他有达到标准,因此回去会再模拟未来可能的因应方案,也拿了一份市府版的公安建议方案回去研究。至于容留人数管制,如果符合公安基准,是未来可以探讨的项目。

松烟护树运动

松烟护树志工团、松烟公园催生联盟,自2006年起诉求“要公园返巨蛋”致力于反对兴建大巨蛋,直到之后以游艺为首逐渐诉求转变为“拆除黑心巨蛋,找回森林公园!”,

近期抗争事

2014年4月21日,松烟巨蛋附近道路拓宽工程,远雄公司进行经由北市府行文同意之行道树移植工程,而引发台湾护树团体联盟暴力抗争;23日~25日,双方因而发生多次冲突,之后护树志工开始夜宿,远雄集团也于26日起暂停施工,演变成长期抗争。

2014年6月6日,松烟公园催生联盟到廉政署前举行记者会,指控大巨蛋自招标开始即涉嫌充斥甄审委员接受远雄饮宴、收贿,台北市长郝龙斌等相关首长护航等。

2014年7月,监察委员黄煌雄、葛永光费时5年8个月的调查与列管,指出台北大巨蛋四项开发争议:㈠体育园区变更为商业特区;㈡大巨蛋不符国际赛场标准;㈢为拓宽道路粗暴移植老树;㈣不专业工程会阻市府处分。

2014年8月6日,台北市政府召开“研商大巨蛋基地光复南路路型调整方案会议”,但会议上并未取得共识。

2014年8月13日,台北市政府寄出劝导单,要求护树团体于15日以前自行拆除帐篷,否则视为废弃物处理。8月22日深夜,护树团体帐篷遭警方拆除。23日清晨,在台湾护树团体联盟发言人潘翰疆带领下,30多人堵住北市信义分局三张犁派出所出入口,要求警方归还物品。警方举牌警告无效,在开出罚单后,同意发还查扣物件,群众才退出派出所。

2014年11月26日,台北市政府文化局否决护树团体所提出的“国父纪念馆周围老树与建物一同纳入文化景观”申请案。

2014年12月底~2015年1月初,公民团体向台北市长柯文哲送出陈情书,使得此议题再起。1月8日,与公民团体见面讨论后,柯文哲表示考虑不做地下道以化解移树争议。

2015年1月13日上午,远雄集团召开记者会,直指只为几棵树就改变巨蛋工程的决策是错误的。

2015年1月14日,台北市长柯文哲公开护树争议是因为巨蛋地下道开挖,而且他反对开挖地下道。因为这个地下道从巨蛋端80米到出口只剩6米,并自认依据流体力学阻力一定会塞住,先天设计不良,根本无法施展地下道疏散人群的功能。

远雄集团旗下远雄巨蛋公司澄清表示,国父纪念馆地下连通道并非远雄工程,包括连通道出口设计、移树、商场规划远雄皆无参与。远雄表示,大巨蛋与国父纪念馆东北侧的地下连通道早在民国79年1月就已设计,并于86年完工,属市府承诺应办事项,可做为大巨蛋疏散及防灾通道,非远雄的工程事项。

2015年2月6日凌晨,体育局长杨忠和以民国103年10月16日公园字第10335060400号函及103年12月1日北市工公园字第10336473600号函、间复103年12月1日远巨字第1030268号函为依据,核发准许移树的公文,远雄便依该公文前往移树进行断根工程,护树团体和施工人员双方爆发冲突;市府指称远雄未照双方同意的移树的SOP进行,已紧急要求暂缓并要体育局废止该份公文。

2017年5月1日,对护树团体提案让全民i-Voting大巨蛋去留,怎么看?柯文哲表示,“照程序走”。柯说,有时候有各种声音,i-Voting也是个方法。但要充分讨论后才投票,过去投票最大的问题就是大家都不知道细节,那投票是凭感觉的,希望资讯充分揭露、充分讨论再投票,照程序就可以。

2017年5月23日,为阻止柯市府与远雄进行黑箱通过的移树断根工程,松烟护树志工团连续六天发动护树行动,20日与远雄工人爆发体冲突。

2017年5月20日,为了保护大巨蛋旁的33棵树,一位自称“暗魔人”的张姓男子不只闯进工地肉身挡怪手,还在现场跳起奇怪的自创舞,甚至抱着怪手对它法式舌吻,男子自称这些都是行动艺术,但现场工人想笑又不敢笑,手拉手围起人墙,就怕男子被怪手打到有个闪失。

2017年5月24日,台北市政府日前同意远雄可以先行施作移树工程,引发松烟护树盟等环团抗议,并且不断前往施工现场,不惜以肉身阻挡,与现场工人们引爆多场肢体冲突,场面惊险。其中,一位自称“按摩人”的张姓男子不仅在场跳舞,更对挖土机“喇舌”,特殊行径引发网友的热议,连朱学恒也不解转发影片。

周遭建筑争议

捷运

大众捷运法第45-3条规定捷运系统所有相关设施的两侧都有禁建、限建,距离必须超过50米,台湾高速铁路和高雄捷运都采这标准。但远雄大巨蛋却预定往下挖22.6米,距离深度有16到18米的捷运板南线为12.7米距离。新北市土木技师公会理事长余烈表示:“隧道沿线50米范围内你想要挖地下室,一定要提出所谓的安全影响评估报告书,连高铁局都不敢像捷运局这么大胆,都委请第三公正单位去审查。”

2015年5月21日,余烈出面反对大巨蛋贸然停工,因大底若未完工,只遇到大雨或地震都会让捷运变形、渗水,除非市府现在要求远雄将地下5层楼,回填到3层楼,否则现在停工板南线更危险。余烈表示北市府让大巨蛋停工的同时,应该也要做出补救办法,否则板南线会撑不住,应该要将大巨蛋跟商业大楼地下5层,回填到地下3层楼。

2015年4月29日,捷运局表示在进行捷运板南线轨道巡查时,便发现有2至5公分的裂缝脱开,于是就在巨蛋工地和捷运周边设置300多个监测器,由东工处、土建处及工管处监控,每2天都会至现场观测。媒体报导大巨蛋工程影响到捷运板南线安全,甚至导致裂缝变大。台北市捷运局23日对此澄清指出,虽部分监控数值超出正常值,但仍在控制范围之内,不会影响捷运安全,而即日起将定期对外公布邻近大巨蛋捷运轨道的最新监测数据。

远雄配合

www.139001.net
问题反馈联系QQ:1215,也可发qq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