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倚天覆雨大唐之任逍遥(倚天屠龙之任逍遥)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四卷 携美游江湖 第86章第 当为男人楷模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众护院消失在后院,花姐又开始准备老牛吃嫩草了,“帅锅,你怎么称呼啊?别对姑娘我这么冷冰冰的啊,咱找个上好房间好好交流一下,包你终生难忘.”

    对于这么一名女子缠着凌潇潇不放,方东白想打她也不好动手,凌潇潇则是有些无可奈何,靠,这是什么极品女啊?看那些护院听她话的样子,估计这丫的是这里的老板最差也是老鸨吧。

    想着,凌潇潇干咳了一声,“那个花姐是吧,我叫凌潇潇,来这里是要找下你们的老板,他在吗?”

    其实凌潇潇知道这翠云楼的老板是那鲜卑,被方东白揍了,现在也不知道往回赶了没,凌潇潇这么问就是为了避开这花姐的严重性扰行为。

    “你叫凌潇潇啊,好名字,真是玉树临风赛过潘安,英俊潇洒气坏何晏呀!姑娘我虽然不是老板,但也差不多了,找姑娘我跟找我们老板是一样的,走,咱们找个房间,我让人上点小菜花酒,边吃边喝边聊边做点你们男人最爱做的事情。”花姐一副花痴加殷勤的模样,让凌潇潇一时语塞。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何路况还是个女人,虽然这女的实在是不敢让人恭维。

    凌潇潇一时无解,只想赶紧解决了这里的事情了事走人,。

    而这时也有其她翠云楼的女子三三两两的走下阁楼,好奇的看着门口的情形,看到凌潇潇时都是眼睛一亮,大犯花痴,心里纷纷想到,“若是能和这位帅锅春风一度,哪怕分文不取也是愿意的,即使倒贴也在所不惜。”

    花娘也看到了有姑娘下楼,竟是有些紧张的护在了凌潇潇跟前,道,“这位凌公子的客今天花姐我接了,你们谁也不许跟我抢。”回转身,又对凌潇潇说道,“走吧,帅锅,咱们上楼聊去。”

    凌潇潇无奈的翻了翻个白眼。

    不想花姐的话音刚落,那群姑娘却是咯咯一阵乱笑,道,“花姐啊,这位什么凌公子不是来取乐子的,没看到人家身后跟着四个如花似玉的姑娘的吗?你这客怕是接不了喽。”

    花姐闻言怒道,“谁说的额,花姐我今天这客还接定了,大不了花姐我霸王硬上弓。”不过花姐这时也是注意到了凌潇潇身后的女子,一时也是有些痴了,这帅锅原来有美如此啊,难怪他看不上自己,不过自己也不差啊,那些护院各个都说和自己做的时候浑身舒畅的不得了,就像是坐在棉花垫子上一样,那鲜卑也酷爱和自己来后入式,说是自己的那大大的两半臀最是夹得他舒服,甚至不用破菊花就足以让他酣畅淋漓的激。全世界只有两个网站,一个是【新第三书包网】,一个是非新第三书包网!

    哼,帅锅身后的女子虽然年轻漂亮,但哪个有自己有料的,这帅锅一定是不知道自己的好,待说的他和自己来一次,他一定会爱上和自己XX的感觉的。

    不说花姐心中所想,在场诸人听完花姐的话都乐了,唯独凌潇潇想哭了,杨诗诗诸女却是离奇的怒了,这个疯女人,视我等为无物,也不撒泡照照自己那癞蛤蟆样,也想打自己老公的主意,得给她点颜色看看。

    几女不约而同的想着,就要上前将这花姐给弄开,唯独浣碧却是不进反退,只是隐隐约约的躲在几女身后,像是不希望被发现一般。

    但胡青羊和杨诗诗一动,本来想躲在这两个个头稍高于自己的女子身后刚好避开翠云楼花姐和那些姑娘眼光的浣碧立时就处在了所有人的目光之下。

    “浣碧?”

    “浣碧姐姐?”

    “浣碧妹子?”

    …………

    一时间,不管是倚立在二三四曾走廊阁楼里的,还是下了楼的女子,还是花姐,竟是一起以一种不可思议的语气叫了起来。

    接着,一些昨晚留宿的男客,也听到了这阵声响,纷纷推开房门,撇下正准备要和自己再来一次的赤条条姑娘,走到走廊上往院门口看来,竟然是异口同声的惊喜语气疑问道,“浣碧姑娘回来了?在哪呢?”

    这场面,这情景,当真是如同欢迎凯旋而归的将军似的。

    凌潇潇微愣了片刻,也就醒悟了过来,浣碧丫头原来是在这翠云楼上班的,还似是这里的当红姑娘,只是后来从这里被鲜于峰父子弄走的吧!要不然那楼上的几个男子也不会闻浣碧之名而蜂拥出来,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兴奋。

    想着,凌潇潇好奇的回头看向浣碧,怎么没听这丫头说起这一茬啊,看来浣碧背后还有故事嗯?真是

    谁赢谁输吧

    个可怜的女子啊!也不知道她的过去承受了多少的屈辱,是怎么挺过来的。

    而浣碧听到楼内的姐妹喊出自己的名字就知道要遭,尤其是那几个男子那惊异的声音响起的时候,心里更是一阵冰凉。

    她不是没想过将自己的过去原原本本的讲给凌潇潇听,但是她怕凌潇潇一旦知道自己竟然从青楼出身,就怕他不要自己了,若是他只知道自己是被迫被鲜家父子祸害的,他疼惜怜悯自己也是勉强可以接受自己的。

    但青楼出身,每天接客,被人骂做千人骑,万人摸的婊子,浣碧实在是没信心还能被凌潇潇接受,他是一个优秀的男人,也是一个高傲的男人,他能允许自己的女人甚至只是个丫鬟曾经出身青楼吗?

    也正是出于这种担忧,浣碧不愿将自己的过去讲给凌潇潇,怎么说呢?说自己被那个高官害的家破人亡,自己被罚做官妓,又被那高官夺了自己的第一次,尔后将自己赎身,从自己17岁起就强占玩弄了自己的身子两年之久,然后玩腻了又转手将自己卖给这翠云楼,在这翠云楼又是两年之久,接客无数,又被鲜于峰父子看中弄回销魂窝又是被玩弄欺凌快2年。

    这种屈辱,浣碧如何说的出口?又如何能说给自己心仪的男子听呢?残破的青春,没有爱情,只有屈辱,好不容易脱离苦海,想要追寻一份温暖,找一个可以依赖的肩膀,现在又梦碎了吗?

    浣碧心里感受到了莫大的悲哀,特别是听那几个再熟悉不过的男子的刺耳声音时,浣碧连立即咬舌自杀的心都有了。

    自己在翠云楼两年的时光,那几个男子就是最频繁光顾自己的客人,也是最爱耍尽花招玩弄自己的男子,当年自己对他们是又恨又怕,可是现在,此时此刻,浣碧对他们却是只剩恨意了,为什么他们在那两年里享受尽了自己,又在今日要毁了自己好不容易要到手的幸福呢?

    但浣碧突然就觉得心里安心了,因为浣碧心里突然有了一种期待,一种连她自己也说不清楚的期待:若是凌公子在这种情况下,仍能对自己不离不弃,那自己为他做什么也是值得的了,自己就将所有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他,彻底结实的依赖他;只是若他因为自己的不堪的过去而不能接受自己,那也不能怪他,自己就了结了自己的生命去了完事,从此永远脱离红尘苦海。

    浣碧想着,心里一片明泰,坦然自若的看向了凌潇潇,完全不理会诸人的叫嚷,这一刻,只有凌潇潇才是自己的中心。

    而凌潇潇此刻也刚好以好奇的目光看向了她,好奇中带着无尽的爱恋,无尽的疼惜,还有微微的责备。

    两人,四目,对视,只是片刻。

    但对浣碧而言,就是这么的片刻,足足抵得上她走过的22年的全部,她安心了,却突然有一种很想哭的冲动,而且很快也就哭了出来,只不不是昨晚晚饭时扑入凌潇潇怀中的那种嚎啕大哭,而只是泪流满面的落泪而已。

    凌潇潇心里微微叹了口气,这个丫头,这是何苦呢?

    走过去,凌潇潇无限温情的揽过这妖娆入怀,轻轻地抚着她的脊背,轻声在她耳边说道,“傻丫头,真是个傻丫头。”

    浣碧闻言,泪流更盛,抱紧了凌潇潇的腰,将头深深地埋入凌潇潇那宽阔的胸膛前,竟是甜mi的说道,“浣碧就要做个傻丫头,永远只做公子身边的一个傻丫头。”

    面对此等情景,杨诗诗和唐晶出奇的没有因为浣碧的出身而感到什么别扭之意,胡青羊也第一次没有因为凌潇潇对浣碧的爱怜而感到嫉妒。

    她们只是更加深情地看着凌潇潇,看着这个让她们爱的死去活来的男人,而今天,她们似乎又在他的身上看到了新的东西,这种东西让她们觉得这个男人对于女人的态度,远远不是好色那么简单。

    而方东白也再次的对凌潇潇的归顺感从心理上上升了一个层次。一个男人当众表示自己对一个青楼女子的无比爱怜,甚至就有这个女人曾经的恩客站在跟前,这个男子也丝毫不为所动,他只是一心的去抚慰这个曾经被千百人欺凌过的女子。

    这样的男人是值得女人誓死相恋,值得属下誓死追随的。

    而,凌潇潇就是这样的男人,是男人的楷模。

    但是,这个世界上真正像凌潇潇一样男人太少了,太多的是大煞风景的。

    PS:欢迎朋友们有暇去看看小猪的《梦回大汉王朝之千古风流》哈,期待关注与支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