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乱搞老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十二章  她的红唇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她的声音变的恍惚,好像不是从她的红唇中说出来的,那声音听起来感觉好遥远。

    「听着,翠莲,你已不再是一个老师了,你已经是一个奴隶,一个十足的奴隶,好告诉我,你是甚麽?

    「一个奴隶,我是一个奴隶。」

    「对┅你愿意做任何事情,你的主人要你做的任何事情,明白了吗?」

    「哦,主人┅我明白。」翠莲呆滞的道。

    国豪满意的让翠莲躺到床上,为了更清楚的检查老师,国豪让老师的屁股抬高。

    老师浓密的丛林立刻显现在眼前,性感而卷缩的耻毛,扎实的紧靠在中心部位。

    国豪迫不及待的想要品尝老师美丽的身体,他将她僵硬的双脚打开,老师大腿内侧白皙如雪娇媚无比,

    国豪将脸靠近耻丘。他双手摩擦着老师浑圆的臀部,翠莲的纤腰慢慢被抬高,迎接主人的嘴唇,国豪颤抖着舔着

    老师芬芳的下体。

    「嗯┅┅」催眠中的老师发出抗拒的声音,神秘花瓣也慢慢张开了。

    那红色流水般的秘唇,闪烁着粉红色的亮光国豪的舌尖有一种女性黏稠的味觉,每当舌头舔舐秘唇时,

    老师的全身就会扭动的更娇媚。

    这微亮的房间内,丰满的rǔ房散发出迷人的光泽,国豪用手不时的在老师rǔ房顶端那红润坚挺的小葡萄

    上揉戳时,翠莲开始紧紧的抱住她的年轻学生。

    她已经不在乎国豪曾是她的一个学生。

    现在她不在是一位老师了,她只是一个奴隶!

    不论国豪指挥她做甚麽,翠莲都会高兴地去做!

    王老师开始以崇拜敬畏的心情轻吻着年轻的主人的宝物。

    先是用嘴唇轻轻的环绕着,然後让主人的宝物充满在她的喉间,她的舌头辨认到一股奇妙的咸味。

    她马上爱上这味道,主人独特的味道。

    「翠莲,我现在要进入了!」

    「是┅主人,我准备好了。」

    国豪骄傲的做出野兽般的姿势,将翠莲老师用力的张开後,雄伟的宝物插翠莲最珍贵湿润的蜜处。

    老师的灵魂虽被控制着,但身体却是饥渴的。当国豪坚挺的宝物凶猛的进入翠莲体内时,她发出女性的

    呻吟,并热烈的回应着,直到自己在梦中被无情的狂浪所吞噬。

    不知休息了多久,当风浪平息後┅┅

    「翠莲,醒过来┅」国豪轻轻喊着。

    「主人┅」王翠莲老师不情愿的张开眼帘。

    「你记住,翠莲,在别人面前,你将

    美食供应商帖吧

    不能告诉任何人有关你是我的奴隶这件事,知道吗?」

    「在学校里面,我们的关系将维持在老师和学生的基础上。」

    「只有当我们是独处在一起时,你才又能变回一个奴隶的身分,知道吗?」

    翠莲点头。

    「在学校里┅你将负责让我的成绩单。」

    「从今天起,你将给我较轻的家庭作业;而且我的成绩你将给分给的更高,知道吗?我的奴隶。」

    「是的,主人,我将服从你的命令!」

    「很好,我现在必须离开了,等我离开後,你将继续做你未做完的事。」

    国豪慢慢穿着打扮,他必须在他的双亲回家之前到家。」

    他给他的数学老师一个再见式的亲吻後,迅速消失在黑暗的街角外。

    在书房里,翠莲全身的准备学校上课的资料┅┅

    颤抖的蜜处,不时的流出黏稠的白色液体,一滴一滴的滴到刚刚被风吹落到地上的考卷阿蕊是小学的舞

    蹈教师,年龄比我大七、八岁,人长得不错,身材更是十分出,教没几年书已经艳名远播,吸引了一大堆裙下

    之臣。按理条件这?好,应该嫁得个好人家,只不过了移民拿绿卡,嫁了个六十多岁的美国老头,我都替她感

    到不值。

    她是我妈的同事,跟我妈挺熟,整天来我家串门,近几年又迷上了少玩艺:麻雀,三天两头来找我妈

    开台。而且她虽然喜欢我,不过只把我看成小孩,老是跟我玩一些幼稚的游戏,我已十七岁,对她的态度越来越

    不耐烦,终于决定整她一次大的。

    这天她又来找我妈打麻雀,刚巧我爸陪我妈回娘家了,要几天才回来,我看机会难逢,忙骗她说妈不久就回

    来,又半撒娇地叫她陪我玩,把她留了下来。

    今天阿蕊穿着一件连衣裙外面套着一件毛衣,包得密密实实。但仍掩不住她那玲珑浮凸的身材,我看着她的

    样子不断暗笑,想一会儿就把你剥得光秃秃的,看你还神气甚?。

    我知道她最近喜欢打麻雀,就拿出副麻雀在她面前晃,她眼睛一亮,又马上叹道可惜人不齐,玩不了,我跟

    她说可以玩二人麻雀,她又说她不会玩,我便教她玩,不一会她便学会了。我看时机到了,便假装太闷,说不玩,

    阿蕊正玩得入迷,哪肯放我走。我便要求赌钱,阿蕊见自己身上有不少钱,又认我是小孩子,玩钱不会有多高

    明,就先批评道小孩子不应该玩钱,又转弯抹角地说只此一次,下不例。我暗地里笑破肚,表面却无动于衷。

    好像我陪她玩一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