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乱搞老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十三章 阿蕊 WwW.sh章ubaol.com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玩不到几圈,阿蕊已输了了大半钱,可能教师都不大赌钱吧,一赌输了便眼红,阿蕊更加脸都红了,这时我

    刚好接了个电话,同学叫我出去打球,我故意大声和同学讲电话,让她知道我就要出门了。

    果然她一见我要走,就着急起来,她知道我是牛脾气,一定不肯把钱还她,于是便急着把钱赢回来,要求加

    大赌注。当然正中我的下怀。我欣然同意,又要求玩二十一点,说这样快点,因我着出门,她输起钱来还真天

    不怕地不怕,没几铺她已经把钱输光了,我见她失魂落魄的样子,暗暗好笑。她好像还想耍赖,要我把钱还她,

    我当然不肯。见她急得要哭的样子,我知道机会来了,便说你可以拿首饰和衣服当钱,每样当二千块,她还有点

    迟疑,我又装着要走,她连忙扑过来拉着我的手,又连声同意,她拉着我的时候,弯下身来,屁股摇得高高的,

    像个yín妇似的,我的老二一下子醒了。

    我又故意和她拉拉扯扯,乘机摸她几下屁股和xiōng脯,她也没注意那?多。见到大我七、八岁的阿蕊被我玩弄

    在手中,我心里得意极了。

    其实做庄怎?可能输钱呢,于是又玩了几铺,阿蕊已经输光了首饰,把鞋子、丝袜和毛衣都输给我了。我见

    她迟疑着要不要赌下去,便说衣服可以当五千块计,她一下子答应了,还怕我反悔,我算准了若她赢了肯定要回

    钱而不要回衣服,她以走之前我一定会把衣服还她,只不过她不知道还是会还,不过要等我上了她再说。

    果然不出所料,阿蕊一赢就要回钱,一输就脱衣服,没过几铺,钱非但赢得不多,还把连衣裙和束腰输了给

    我,身上很快就脱得剩下奶罩和底裤了,她还没发觉,一个劲要我派牌,我见春光无限,当然有多慢派多慢,看

    她慢慢脱才过瘾,而且脱太快我也怕她会起疑,见到她竟了钱在比她小的我面前脱衣服,我高兴之余又有些叹

    息,然而这场脱衣舞太刺激了。

    见到自己已到了最后底线,阿蕊又开始迟疑了,再脱下去自己便光着身子了,一见如此,我决定开始办正事

    了。我对她说我拿赢回来的三万块钱和所有首衣物,赌她的奶罩和内裤,又说服她说输了最多让我看见她的身体,

    赢了她便可以走人,也许是输红了眼,或者把我当对女性身体有好奇的小毛孩,她竟然同意了,我几乎要高兴得

    跳起来,表面仍然装着因时间而让步。

    不用说,会出千的我怎?可能会输呢?不过阿蕊却惨了,起初她不肯脱,还企图以长辈的名义要我把东西还

    她,不过我硬是把她的奶罩和内裤剥了下来,一来她不够我大力,二来她又不好意思和小孩子耍赖皮,于是一丝

    不挂的她拼命缩成一团,尝试遮掩自己的身体,老是露出yīn毛和rǔ头,她害羞得脸也红了,看到她那呼之欲出的

    身材,我的老二快要破裤而出了。除了我妈以外,我还没看过几个女人的身体,而阿蕊的绝对是一个极品。特别

    是那对nǎi子和屁股,摸上去肯定特弹手。

    接着我又进行下一步的计划,我大笑着捧着赢回来的钱和东西要走,阿蕊急得要哭了,可是她又不肯在我这

    所谓的小孩面前掉眼泪,这时她也顾不上遮掩自己的身体了,忙拉着我的手不让我走,这时一屋春色一瞰无遗,

    高起坚挺的rǔ峰,稀疏的yīn毛,浑圆的屁股,修长雪白的大腿,我看得直吞口水。而我仍不动声色,打算彻底玩

    弄她,我说你什?都没了,还想拿甚?玩,阿蕊也说不出话来,只是不让我走,我顾意和她多拉扯几下,她的奶

    子和身体免不得碰到我,她的脸更红了,但其时她也顾不上那?多。

    我看时机到了,便说有一个折衷的办法,一铺定胜负,她赢了便拿回所有东西,输了只要陪我玩一个游戏便

    行了,花不了多少时间。而东西照样还她,她一听眼睛又亮了,大概她以小孩子想不出什?危险东西吧,又可

    无偿拿回她的东西。她马上同意了。

    看到她上了钓,我高兴极了,而她也因可以拿回东西而高兴。

    结果当然是她输。不过她也不大担心,只催我快玩游戏,好拿回自己的东西,而在我耳里,就好像叫我快点

    她一样。我自然当仁不让。我叫她打开双手,上身贴在餐桌上趴着。这时阿蕊又死都不肯了,因一趴下,后面

    的làang穴就正对着我,这道理我一早知道,只是没料到她输得晕头转向,竟也可以考虑到这点。我一个劲地问她

    什?,她又不好意思开口,只是叫我先还她衣服再玩,到了这地步,她还了保持一点点的淑女样子,死也不肯

    趴下。

    终于讨价还价之下,我把内裤还她,让她遮一下羞,我看着她把内裤穿上,尻缝若隐若现的样子,心想:不

    用多久你不是一样要脱下来。你要不肯,就由我来帮你扒下。

    于是她穿上内裤,伏在桌上,也许她自己也意识不到,那姿势和一个等待男人的荡妇一模一样,我看到这里,

    几乎要失控了,不过我勉力克制住自己,要她数一百下,之后便来找我。当然她不可能数完一百下。

    阿蕊笑了,她本来以又要干什?令她羞耻的事,她的戒心一下子没了大半,本来她对我开始有防备,现在

    我在她心目中又变回了小孩子。于是她开始数数,我也开始躲进房里脱衣服,也许是迫不及待想Cāo她吧,我衣服

    脱得特快。也许是高兴吧,阿蕊数得特大声,她的声音很好听,不过在我耳里,这些就是悦耳的声。

    阿蕊没数完三十下我已经脱光衣服,悄悄来到她背后。阿蕊还一个劲地在数数,于是我蹲下来慢慢欣赏她的

    làang穴,可能是刚才和我几下拉扯,她的内裤已经有点湿润,我决定来一次粗暴的。好好给她一个惊喜。在阿蕊数

    到五十下时,我突然一下子把阿蕊的内裤一下扯到膝盖下来,阿蕊惊叫一声,想爬起身来,但我飞快地按住她双

    手,又用脚拨开她的双脚,这时阿蕊的秘穴已清楚地摆在我面前,等待我的插入,阿蕊这时的姿势就像一个折了

    腰的大字形,我想她怎?也想不到自己会摆出那?yín荡的姿势吧,我把大jī巴对准她的làang穴,狠狠地插了进去。

    性骚扰美丽的情人帖吧

    于是她还来不及起身便惨叫一声,我的大jī巴已经插进了她的làang穴中。

    阿蕊长这?大,除了自己老公外,别的男人的身体都不多见,哪里试过给别人干过,不禁手足无措,她一慌

    张,力气也没了大半,嘴里直叫道:“不要!求求你!!快拔出来!!啊!!!!好痛!!啊~~呀!救命啊!!!

    啊~~痛死了!快拔出来啊!!啊呀~~~~!!”

    她虽然拼命想转过身来,但两只打开的手被我按着,只能拼命摇动屁股,想摆脱我的,她老公的玩意明

    显比我小多了,因此她的làang穴还很小,把我的jī巴包得紧紧的。干起来感觉特好。我兴奋极了,拼命,阿蕊

    也不断惨叫,后来她渐渐镇定下来,知道我花那?多时间诱她上,不会轻易放过她,于是她想用我妈来威胁我,

    一边哼叫一边说她是我的阿姨,比我大一辈,我和她是,要是我妈现在回来非打死我不可。

    我笑道:“我妈迟早也要给我干的,而且我妈正在十万八千里外,起码要几天才回来,要我妈真回来也不会

    打我,最多只会说你这小yín娃引诱我而已。”她又说强奸是有罪的,我这样做要坐牢,我差点笑得说不出话来,

    我说:“衣服也是你自己脱的,要是我硬扯下来的,怎会连个扣子都没掉,怎能说是强奸啊,不明摆着你诱我嘛?

    说强奸,谁信啊?”

    阿蕊有些绝望了,也再说不出话来,因làang穴给我插得疼痛不堪,只能连连惨叫,不过她继续挣扎,只是力

    气越来越小,而她上身也被我按住,只能乱摇屁股而已。到后来她有点认命了,只是象征性摇着屁股,嚎哭也变

    成抽泣,我看她的làang穴越来越湿,yín水都顺着脚流到地上,知道她想要了,就把她转过身来,把她的脚叉开起

    来,面对面地。阿蕊虽然不大反抗,但仍是闭着眼睛抽泣。刚才好一阵子了,她都背着我,没有摸到她的奶

    子,现在还不摸个够,我抓着她的nǎi子,一面有节奏地,到后来阿蕊的屁股也开始一上一下配合我,我大笑

    道:“小浪货,不是说不要吗?怎又配合得那?好?看看你那sāo穴,yín水都流地上了。”

    阿蕊脸更红了,眼睛也闭得更紧,只是屁股仍然不自觉地跟着节奏摆动。

    我有意要她张开眼睛,而且她不开口也让我有气,于是我把早就准备好的春药抹在她的穴上,把jī巴拔

    了出来,等着看好戏。阿蕊正在享受中,一下子没了我的jī巴,好像整个人空了一般,她奇怪地张开眼睛,却一

    下子看到自己张开大腿,屁股还在一上一下摇动,身体四脚朝天地半躺在桌上,我却在一边似笑非笑地望着她的

    làang穴,看到自己yín荡的样子,她不禁惊叫一声,忙合上腿,直起身来坐在桌上,双手又捧着nǎi子,坐在桌上不知

    如何是好。只是眼睛一打开,便不敢合上了,她怕我又会做甚?,但是又不敢望我那高高举起的老二。于是我们

    俩人便光着身子互望对方。

    不过一分钟,那春药开始生效了,阿蕊也不知道,只觉下身越来越骚痒,开始她夹着大腿不断摩擦,但下身

    的痒越来越难忍,yín水越流越多,桌上也留了一大片水渍,到后来双手不得不从nǎi子上转移到làang穴,可能阿蕊平

    常没试过手yín吧,双手在làang穴上摸了半天,但骚痒却越来越厉害,她双手着急地在làang穴上乱掐,嘴里也开始“嗯

    嗯”地呻吟起来。那时她仍有些害羞,不愿让我看见她的nǎi子,于是她向前趴下,把一对大nǎi子贴在桌上,但这

    样子却使她看起来像只母狗一样伏在桌上,头和脸贴着桌子,雪白的屁股高高起,双手不断在làang穴上乱按。

    阿蕊的神智开始给占据了,她嘴里越叫越大声,她自己可能也料不到会叫这?大声,简直是忘情地。

    我看得性起,马上回房拿了个数码相机,把她那样子照了下来,我知道这几张相片以后还可以给我带来大把

    甜头。照完相,阿蕊还在那里自慰个没完没了。把刚才两腿间的内裤都给脱了下来,看来平时她“老”公没把她

    喂饱,现在一次性全爆发了。

    我突然觉得有点对不起阿蕊,一个良家妇女,出落得那?漂亮,而且职业又是高尚的教师,现在却被我搞得

    连母狗都不如。于是我决定补偿一下阿蕊,帮她老公一个忙把阿蕊喂饱。我把阿蕊抱起来,她连反抗的空闲也没

    有,双手忙着自慰,于是我毫无困难地把她抱到床上,我怀里躺着一个光着身子的美女,一只手抓着柔嫩的屁股,

    一只手揽着温香的背,掌心半扣着她半个nǎi子,这不是一般人可以想像的兴奋。

    我把阿蕊放到床上,决心让她来一次真正的“”。阿蕊早已全身无力,我先把阿蕊的手从làang穴上拿开,

    她马上难受地呜叫起来,我又打开她的双脚,在làang穴上轻轻地吹气,阿蕊更加难受了,她痛苦地将身体扭来扭去,

    yín水也更加泛滥,我看是时候了,就问她:“要不要?嗯?”她似是而非地点头又摇头,于是我又在她làang穴上吹

    气,她终于忍不住了,涨红了脸,小声说:“要,要。”我假装听不到,说“什??没听到。要什??”她完全

    投降了,闭着眼睛小声又说:“要……要……我要…jī巴……求你…给我…嗯……嗯……”

    我乐极了,又逗她说:“说大声点,你是不是小yín娃?”

    她的làang穴已经骚痒到了极限,现在她再不顾甚?淑女的仪态了,连声呜咽着说:“是是……我是…小…yín娃

    ……快…快插…快插……求求你……用力插……插死我吧……求求你…我要……快插我啊……嗯~~呼呼……”

    我还有意再逗她一下:“你刚才不是说不要吗?现在怎又要了?小yín娃,还敢把我看成小孩子吗?”

    阿蕊痛苦地扭着身体,断断续续地说:“不是……不敢了……好弟弟……我要……我错了……嗯……嗯~~

    ~~呜~~~~啊……求求你……插一插……插进来……插进来……你要怎样插都行……啊……好难受……给我

    ……求求你……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