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乱搞老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十五章第 衣服的领口没那?低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一天我正在院子里晒太阳,我妈也正在改功课,只听一阵子按门钟的声音,跟着便听到阿蕊的声音:“王老

    师在吗???a????(我的英文名)”

    我一弹而起,一开门,果然是阿蕊,她明显穿得性感多了,虽然衣服的领口没那?低,但至少是露出一对白

    嫩的手臂,也穿了一条迷你裙,我妈还在房里没出来,叫我先招呼她,我乘机问她:“有没有带奶罩?”她红了

    红脸没答话,但终于也摇了一下头,我乐极了,知道她是专程找我的大jī巴来了,于是我又笑着小声说:

    “好嘛!一会儿便脱得快,你穿迷你裙也是贪这个吧,一扯下来就??a??了……哈哈……怎?……有没

    有想着我的大jī巴?小yín娃…不,是小母狗才对……这可是你自己说的,还记得吧?……你不是在我这学了不少

    招式吗,有没有教你的舞蹈学生怎?自慰?嗯?……或是肛交?”

    阿蕊更难情了,红着脸垂下头不敢说话,我又伸手到她裙下,把她的内裤扯下一截,在她的làang穴上轻轻摩

    擦,阿蕊吓坏了,又怕惊动我妈,只能不断尝试把我的手退下来,但我哪有那?容易放弃,吓唬她说要反抗的话,

    我现在就扯下她的裙子干她。阿蕊果然不敢再反抗,由得我在她下身乱搞。我不断加大动作,由一只手指改三

    只,又在她làang穴里不断。

    阿蕊经过我上次的调教,身体明显敏感多了,没一会儿她便呼吸急促,双手不断隔着衣服揉搓自己的nǎi子,

    坐着的身子也变成半躺着,双腿越张越开,口里也轻声呻吟起来。她怕我妈看见,哭丧着脸求我别再弄。我知道

    再弄她就欲罢不能了,这时我妈的脚步声也响起来,我马上停止动作,阿蕊却狼狈死了,她虽然马上坐起来,却

    来不及把内裤拉上去,只好夹紧双腿坐着,也不敢挪位,因她的裙子下面己湿了一大片,yín水都滴到沙发上了。

    我妈见她脸色绯红,双脚夹得紧紧的,又坐直直的,还以她哪儿不舒服,在问长问短,阿蕊支支吾吾地说

    没什?不妥,我在旁边差点笑得合不拢嘴。我妈知道我爱和阿蕊开玩笑,也放下心来,但仍弯下腰来问多一次。

    我妈在家常穿背心,虽然阿蕊来后她套上一件外套,但都没扣扣子,一弯下腰来,不但rǔ沟让我看得一清二楚,

    一对大nǎi子都露出了半个,把我诱得直流口水,我妈本来就是个美人,中学时代还是个校花,不比现在的阿蕊弱,

    而性能力肯定强过阿蕊,我突发奇想,记得我上次的春药还用剩些,我决定实行一个计划,顺利的话,不但阿蕊

    要给我干个够,我妈也得在床上发浪。只是我妈平时是个特传统的女人,从不越雷池半步,要干她只怕有些困难。

    所谓色胆包天,我想我爸这?多个月不在,我妈可能也饿坏了,于是我也顾不得那?多。而且我妈平时胆小

    怕事,即使发现我的计划,也最多骂我几句,我马上开始付诸行动。

    我知道阿蕊是专程来找我的,所以我并不着急,只等待我妈走开的机会。

    没多久,机会来了。我妈要去买菜煮晚饭,她叫阿蕊留下吃饭,阿蕊自然当仁不让,只是她一边和我妈讲话,

    一边暗暗摩擦大腿,好在我妈却也没发觉,妈咪刚出门,阿蕊就忍不住了,立即躺在沙发上自慰起来,双腿曲着

    张开,手也伸到衣服里摸自己的nǎi子,我一见不禁笑了:

    “不错嘛……小母狗。在家练多久了?”

    阿蕊现在似乎已习惯了“母狗”的称号,一边喘气一边说:“唔…唔……啊啊……呵……呵……快点……来

    ……”

    我看她那?想要,心想她的làang穴八成一个多月来都没给人过了,看来阿蕊还是挺专一的,一点也不滥。我笑

    道:“想要吗?知道该怎?做吧?”阿蕊果然听话,虽然骚痒难当,但了我的大jī巴能插进她的làang穴,马上迅

    速地扒衣服,不一会便脱得光溜溜地,她又照样狗趴式爬在沙发上,翘起屁股,嘴里哀求道:

    “好哥哥……亲哥哥……插进来……求求你插一插小yín娃的骚……啊……啊……”

    我高兴地说:“唔,好!不愧是一只母狗,该奖励一下你。”

    我看阿蕊的làang穴已准备就绪了,于是脱了衣服,把大jī巴狠狠插了进阿蕊的yīn户,这次阿蕊没上次那?痛了,

    只是她开始还是喊痛,没一会她便起来,她了我插得用力点,叫起床来特别卖力:

    “啊…啊……啊啊…啊……啊…啊……插死我了…好哥哥…插死我了……妈咪呀……插死我了……不行了…

    …啊…………啊……啊……啊我要去了……”

    一顿猛之后,阿蕊已趴在沙发上,只有喘气的份了。我故意放慢速度,好让我妈得及回来看好戏,果然没多

    久,只见房门边人影一闪,我知道妈咪回来了,我故意加大力度,阿蕊马上又浪起来,我也卖力地。十几分

    钟后阿蕊又了,她一面喘气,一面求饶。我了保持元气干我妈,便先把jī巴拔出,阿蕊全身都乏力了,要我抱

    她起来穿衣服。

    这时我看见妈咪身影一缩,进了房里,我马上追过去看看情形,只见妈咪十分狼狈,衣服都没穿整齐,嘴边

    也有一点口水,妈咪十分尴尬,只是不断找理由说自己刚回来,又匆匆说去做饭,我心里暗暗高兴,表面却信得

    十足,好像逃过了一顿骂一样庆幸。

    妈咪见我没有生疑,便匆忙去下厨,这时阿蕊因给我插得làang穴发痛,全身无力,也躺着诈说不舒服,我见没

    人打扰我和妈咪了,便忙去准备我的下一步计划。我故献殷勤,先倒了杯牛奶给妈咪,当然是下了春药的,我怕

    妈咪定力好,干脆全部倒了进牛奶里,妈咪一见我脸就红了,哪还怀疑我的用心是什?,她再怎?也想不到她一

    会儿后就跟阿蕊一样叉开腿任我插了。她一古脑儿喝下牛奶,还不住地赞我乖,我想马上就到她乖乖听话了。

    加了份量的春药果然不同凡向,只是喝下去发作没抹在làang穴上快,不过没几分钟妈咪便忍不住了,一面炒菜

    一面伸手揉下体,两腿也不断互相摩擦,很快她连炒菜的力也没了。关了炉子两手不断伸进裤内揉搓làang穴,也顾

    不得我在旁边看了,只是有我在旁边,她怎?也不敢搓自己的大nǎi子和把裤子扒下来。只是她一点也没有怀疑我

    敢在牛奶中下春药,还以看了我和阿蕊使自己发情了。

    我有意看母亲能忍多久,于是站在一旁不动声色,妈咪的动作越来越大,短裤都蹭下了一截,露出了半个屁

    股和浓密的yīn毛,她似乎觉得在我面前自慰太羞耻,于是借口说:“妈咪不舒服,要到房里休息

    蛮荒囚徒sodu

    一下,你先帮我

    炒一下菜。”我当然知道是怎?回事,但我故作不知,装着关心的样子走过去揽着妈咪,问长问短,乘机摸来摸

    去。妈妈给我一摸,身子顿时软了下去,她的手再也离不开làang穴,只是妈咪平时从不自慰,越弄脸越红,身子只

    是扭来扭去,làang穴却更加痒了,我看时机成熟,就问她:“妈,你是不是想要了?我来帮你吧!”

    我于是动手脱妈的裤子,妈咪给我几句话吓呆了,由我把裤子扒了下来,于是她的下身变得裸的,我看

    见她浓黑的yīn毛下的làang穴都泛滥了,不禁吞了口水。妈很快回过神来,又呼又叫,可能是怕惊动阿蕊,让人笑话

    ……妈咪不敢大声嚷嚷,只是又是求又是讲道理,见我无动于衷,她一慌乱就说:

    “你别……这是的……别……唔…呜……你刚才和阿蕊在客厅做的事,我不追究……不要……求求你…

    …?a???。”妈咪一边挣扎,一边哭叫。

    我见她真看见了刚才的事,不禁十分得意,我逗她说:“你看见啦?怎样?阿蕊浪不浪……一会儿你可能比

    她还浪呢……说到底,你也给爸调教了十多年,怎?,你不想要吗?”

    妈咪还在尝试对抗春药,我不耐烦了,一把扯下她的背心和奶罩,这时妈双手哪有空闲自卫,只是不断揉按

    làang穴,她双手都已沾满了yín水,于是妈咪除了脚上的拖鞋外,全身便一丝不挂了,妈咪的nǎi子又大又白,摸上去

    十分舒服。我也脱了衣服,起妈咪的大屁股,正准备插进妈妈的肥穴。

    这时妈咪突然醒悟过来,惊叫一声挣脱了我的手,连衣服也来不及拿便跌跌撞撞冲进了厕所,妈咪狼狈不堪,

    连拖鞋也跑得掉了。我始料不及,不过我看妈咪跑时大屁股一震一震,却更加兴奋了。我知道妈咪今晚是给我定

    了,于是我也不着急,先去拿了厕所锁匙开厕所门,谁知妈咪慌乱过头,连门都没锁,我毫无困难地进入厕所,

    第一眼便看见一幅yín乱不堪的画面,妈咪一丝不挂地躺在浴缸里,两腿分叉高高举起,一只手在nǎi子上揉来揉去

    一只手在làang穴里又抽又插,眼睛也陶醉地半眯着,口里不断呻吟。

    我见妈咪已经湿成那样,我也忍不住了,我走上去把妈咪抱出浴缸,这次我没有受到半点反抗,了抱复妈

    咪刚才的反抗,我把妈抱到厨房,用绳子反绑住她双手,妈咪làang穴骚痒难当,顿时哭求起来:“?a???……

    不要……啊啊……啊……不要……”又夹着大腿用力磨蹭。

    我把妈咪放到砧板上,扒开她的腿,开大水龙头冲洗她的làang穴,这下妈咪可受不住了,她终于大声起来

    :“哎…哎……嗯……唔…唔……啊啊啊……”

    阿蕊在大厅听到我妈的惨叫,不禁探头进来看个究竟,一看之下见到我妈赤身露体,四脚朝天,làang穴对着水

    龙头淋水,口里又不断,顿时吓呆了,正想离开,我马上喝道:“怕什?,乖乖地在这看,看我怎?收拾这

    浪货。”

    阿蕊给我干了两次,哪里还敢反抗我。倒是妈咪察觉了阿蕊的存在,顿时羞不可当,手又没法遮掩,只能嘴

    里哀求:“不要…啊…啊…不要看……?a???…饶了我吧……呜……啊啊啊啊……阿蕊…别看~啊呀…”

    阿蕊的脸越来越红,我笑?道:“阿蕊,看见没?这就是我妈……资深教师啊。浪起来,跟你没两样啊!”

    我看见平时高高在上的妈咪现在像只母猪一样任人鱼肉,心里得意极了,我决定继续玩弄她,直到她开口要

    止,我要亲耳听到妈咪说些yín秽的话求我干她。我于是关了水龙头,妈咪马上由变成哭求:

    “啊……不要……啊……?a???…求求你~别玩了……”

    我马上听出她是在求我插她。于是我继续挑逗她,嘴里说:“不玩了~不玩了。”却又在她的làang穴上轻轻吹

    气,她吃了春药,yīn户又淋了水,一受风吹立刻像千百只蚂蚁在咬一般。我抓住她双脚,打开不让她磨蹭,她忍

    不住了,连声:

    “啊……~啊……难受死了……啊……?a???……求求你……求求你……不要再来了……你要怎样都行

    ……啊……啊啊……唔……好痒……求求你……帮我弄一下……啊…啊…杀杀痒……唔!!”

    我看她还不肯说明叫我干她,又继续在她làang穴上呵气。又说:“我要怎样?就这样嘛……没怎样。你是不是

    想要了,想要就说明白,别转弯抹角的。说!叫我干你。”

    妈咪终于投降了,再也顾不得一旁的阿蕊:“求求你……好儿子。啊…啊…啊…啊~~啊…啊…唔……求求

    你……干我……Cāo我……小làang穴……Cāo我的啊…啊……求求你……快插进来…唔……呜呜……”

    一旁的阿蕊听得面红耳赤,她想不到我妈这?保守的女人口里竟说出这样yín的话,却没想到自己在床上那浪

    劲也是一般无二。

    我还意犹未尽,说:“什?乖儿子?你现在是要求我干你……自己想想该怎?叫我?”又继续在làang穴上吹气,

    妈咪也越求越大声:“啊啊…别别……求求你…?a???……干我啊……好老公,好哥哥,亲哥哥……干我啊

    ……Cāo我…啊……哎哎……”真是大快人心!我开始要我的妈咪了。

    我先把妈咪松绑,叫她先来含我的jī巴,我妈定是从没和我爸玩,她迟疑起来,我于是抓着她的nǎi子用

    力搓,她又起来,她终于放弃最后的尊严了,不得不含住我的大,一面舔,一面自慰,她的yín水杂著自来水,

    流得一地都是。

    一会儿后,我看妈咪又忍不住骚痒了,于是决定上正菜,我叫妈咪双手撑着雪柜趴着,双脚张成八字形,妈

    咪连忙照办。我按着妈咪的腰,一手抓着她的大nǎi子,一下子把大jī巴没根插进了妈咪的肥,妈咪的yín洞比阿蕊

    大得多,温暖地包着我的jī巴,我还没,妈咪已经自己动起屁股来,又大声,我肯定妈咪从没叫那?

    大声,我弯下腰来贴着她的背,双手在她的nǎi子上不断揉搓,又说话刺激她:“不是说不要吗?嗯?看你浪成这

    样子,连母猪都不如。继续叫啊!”

    妈咪这时哪还有时间回答我,屁股拼命动,嘴里也大声:“啊!啊呀!啊!啊…啊……唔!唔…唔……

    啊……好好……亲哥哥,再来……好哥哥……”

    我叫阿蕊去我房里拿出数码相机来照下这千载难逢的场面,阿蕊此时也忍不住在一旁自慰,她困难地起身去

    拿了相机照了相,又马上坐在地上自慰起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