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媚心计:阿娇皇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媚心计:阿娇皇后_分节阅读_阿36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明媚,期间莺啼蝉鸣,着实良多趣味,便带点头,带着一众侍卫浩浩荡荡地前去长门园了。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hubaol.com

    这长门园中风光如画,画廊金粉半零星,池馆苍苔一片青。不到园林,怎知春色如许!恰三春好处无人见。不堤防沉鱼落雁鸟惊喧,则怕的羞花闭月花愁颤。

    阿娇感叹说:“朝飞暮卷,云霞翠轩;遍青山啼红了杜鹃,荼蘼外烟丝醉软。原来这园中姹紫嫣红开遍,可惜这里寂寂无人,再美的花也无人欣赏!”

    知秋道:“只有开得好,才不辜负了这春光。有没有人欣赏,倒不打紧。”

    阿菀却抗议道:“怎么不打紧,女为悦己者容,想这花儿也一样吧!”

    阿娇心中一动,花儿逢春便开得尽态极妍,如人一般,在这最是如花的年纪,便当活的潇洒恣意!韶华短暂,怎可虚度春光,想着,也不禁被勾的春情萌动。

    又想自己当面拒婚,不知那人心下怎样恼自己呢,那锦帕上“无奈佳人兮,不在东墙。”一句,似有惆怅悲戚之意。

    越想越觉伤感,便也不顾苍苔露冷,花径风寒,独立花阴之下,悲悲切切,呜咽起来。这阿娇秉绝代之姿容,具稀世之俊美,不期这一哭,把那些附近的柳枝花朵上宿鸟栖鸦,一闻此声,俱忒楞楞飞起远避,不忍再听。正是:

    花魂点点无情绪,鸟梦痴痴何处惊。

    “阿娇姐。”隐约间,她似乎听见彻儿唤他的声音。

    她自嘲道:莫胡思乱想吧。这时候,彻儿还在狠狠生她的气呢。怎么肯来自家见她。

    然而那声音更近了,音线清晰,径直来到她身边。

    阿娇抬起梨花带雨娇容,看见了刘彻紧抿的唇,和有些发黑的脸色。

    【114】 但愿君心似我心(2)

    阿娇抬起梨花带雨娇容,看见了刘彻紧抿的唇,和有些发黑的脸色,讷讷的,“你......”

    刘彻见她星眼微饧,香腮带赤,娇喘微微,心中一丝一丝的痛,低声道,“好好的,怎么哭起来?”

    阿娇哽咽道:“你......”她本想说,你怎么来了,又改口问:“你,不生我的气吗?”

    刘彻悠悠地道:“正如阿娇姐所言,该哭的人是我,怎么倒是你在这哭起来。”

    “我......”阿娇万般心事,只是说不出来,那泪珠子有禁不住流下来。

    哭的刘彻心烦意乱,闷闷地道:“既有今日,何必当初?”

    这话一说,那阿娇哭得更悲切了,“你何苦来羞辱我!”说着,转身便要走,被刘彻一把拉住手。

    刘彻把她的手贴在心口,“你要我把心挖出来给你看嘛?我的心,你难道还不知道?何来羞辱一说!在我心里,除了父皇、母后,第三个人便是阿娇姐你了!”

    阿娇抬起含泪的杏眼,“只怕,有了妹妹,就忘了姐姐!”

    原来阿娇从小在长乐、未央两宫行走,见惯了只见新人笑,不闻旧人哭的景象,就连曾贵为国母的薄皇后,最后也是凄凉地死在僻静的北宫,才不敢接受刘彻的爱。看最新无错小说就上 www.shubaol.com >>新>>第>>三>>书>>包>>网>>

    今日但见这春花烂漫,在这寂寥无人处恣意开放,并不在乎是否有人欣赏!反观自己,人不如花,有人那么喜欢自己,反而诸多顾虑,杞人忧天!反显得自己小家子气!

    刘彻见她这样说,便知道女儿家的心事,原来是担心自己将来会变心。他从小大大,见惯了父亲的未央中女人的勾心斗角,连他的母亲也不例外,在这样的斗争中丧失了女儿家原有的温柔与美好。在他心目中,爱情应该是:一见钟情、从一而终、白头偕老!

    刘彻的另一只手竖起三指,指天发誓道:“我,刘彻,求上天作证,一生一世,生生世世,只爱陈氏阿娇一人!若他日违背今日誓言,便要我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

    那眼神诚恳而坚定,阿娇的心蓦地一动,伸手掩住他的嘴,“不许浑说!”

    刘彻握住她的手,轻轻道:“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阿娇听了这话,如轰雷掣电,细细思之,竟比自己肺腑中掏出来的还觉恳切,竟有万句言语,满心要说,只是半个字也不能吐出,只管怔怔的瞅着他。

    刘彻的眼神渐渐深了,“阿娇,我爱你,不要再拒绝我了,好吗?”

    风轻轻地吹起来,把两人的衣袂吹起来,天地都好像静止了,虽然只是一瞬间,却仿佛已是天长地久。

    就在这个时候,常安带着人捧着一张琴,弯着腰呈给阿娇,谄媚地笑道:“禀阿娇翁主,殿下知道闻名天下的名琴绿绮没能归翁主所有,便请了雷公,为翁主造了这一张琴,定与绿绮不相上下。”

    阿娇见那张琴桐木铸就,雕着百合花的花纹的,琴身精美、琴弦曼妙,具有细密的流水断,果然是绝世好琴。

    刘彻道:“这张琴叫‘长相思’,希望你弹奏它的时候就能想到我,愿你我的相思之情如细水长流,绵绵不绝。”

    常安大着胆子补充道:“上雕着百合花,祝太子殿下和未来的太子妃娘娘百年好合,琴瑟和鸣,举案齐眉!”

    阿娇笑得比花还要娇艳,刘彻见她身穿一袭粉色的纱衣,用蓝色的绸带束着腰,显出玲珑的身姿。衬得肤色更加洁白,温润的玉石耳坠在脸颊边摇曳着。

    梳两个可爱的羊角髻,不施粉黛,却眉若远山。

    眸光流转,顾盼生姿,粉颊不点而红,娇媚动人。

    心里美滋滋的,这样的美人,怎么能属于别人!

    亲们有没有好构思啊!

    给仙儿提供一哈

    话说:仙儿对“一见钟情”,很有情结,总觉得这才是真正的爱情!跟金庸一样。。。。。

    【115】 但愿君心似我心(3)

    “我为你弹奏一曲,好吗?”刘彻笑道。

    阿娇有点惊讶,“你什么时候学会弹琴了?”他不是向来只喜欢舞刀弄枪的吗?

    阿娇调侃道,“若是弹得不堪入耳,我可是会羞你的哦!”阿娇抿着嘴笑,用

    风流花少txt下载

    手指头在脸上画着羞他。

    刘彻瞪她一眼,又哭又笑的,真是:女人心,海底针!

    刘彻坐下来,调了几个音,便边弹边唱到:

    有美一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凤飞翱翔兮,四海求凰。无奈佳人兮,不在东墙。

    将琴代语兮,聊写衷肠。何日见许兮,慰我徬徨。

    愿言配德兮,携手相将。不得於飞兮,使我沦亡。

    刘彻饱含情意的眼眸倒映着的尽是阿娇的影子,那爱意浓烈的让阿娇更坚定了心中所想:该绽放的时候,便尽情地绽放!不要犹豫、不要踟蹰,免得蹉跎了年华、辜负了春光!

    常安笑吟吟地,看着这个他从小看着长大的太子殿下,像一个慈祥的长辈一样!阿菀看到太子和阿娇琴瑟和鸣,便也发了痴。常安见了,便挥了挥手,招呼大家退下,免得打扰太子和阿娇。

    刘彻笑着对阿娇说:“怎么样?不是不堪入耳吧,我练了好久的。”

    阿娇偏着头,“音律是一般啦......不过,我喜欢!”

    为了向自己表白,要造一张琴出来,还有苦练弹琴,哪个女孩子会不喜欢?

    刘彻笑了,笑得很甜蜜,“我还学了另一首,弹给你听!”

    他低下头来,轻轻拨弄琴弦,弹出低缓轻柔的琴音,仿佛从远古的时空中悠然飘至,大弦音似春风浩荡,小弦音似山涧溪水,宁静地、舒缓地、沉稳地回旋着。

    刘彻今日穿着一袭月牙儿白的宽松锦袍,在温柔的春风中扬起衣角,那柔和的琴音正潺潺地从他的指尖流泄出来,婉转轻盈,他英俊的脸庞带着一丝专注,更加可爱。

    他弹的正是阿娇跳的《绿腰》那支舞的曲子,每每夜深人静,他想到阿娇的时候,就会想起这支舞,跳舞的阿娇,静若处子,动若脱兔。

    阿娇轻轻一笑,随着琴音,翩翩起舞。虽没有水袖,但身姿卓越,纤腰摆动,细腿轻扬,轻盈柔美,如轻云般的慢移、旋风般急转。桃红色的纱衣,粉蓝的腰带和披肩,在风的吹拂下,衣带翩翩,宛若惊鸿,摄人魂魄。

    刘彻的眼中有掩饰不住的恋慕,“还记得我第一次见你跳这支舞的时候,写的诗吗?”

    阿娇感受的到他的炽热,她怎么会不记得,“唯愁捉不住,飞去逐惊鸿!”

    刘彻站起身来,“我经常有这样的感觉,觉得你有一天会乘云驾雾,离开我!你总让我觉得不踏实......”

    阿娇轻笑,“你怎么会这样想?”

    “因为我总觉得,怎么会有人生得这样美?怕是只有天上的仙女才会这样美吧!”

    刘彻握住她的手,“你担心我心里会有别人,我向你保证不会,永远都不会!你也要向我保证,永远都在我的身边,永远都不离开我!”

    阿娇轻轻说,声音像是呢喃一样,“我会在你身边......”

    刘彻情爱绵绵,不绝的涌上心头,伸手抱住阿娇的纤腰。低下头,唇徐徐地压下来,轻轻触了触阿娇的唇。

    阿娇的身子发颤,全身酥软,脸情不自禁地烧起来。

    刘彻感觉到她的变化,霸道地将舌头探入她的口中的舌,抵死缠绵,只觉她口齿含香,娇喘微微,让人不舍得放手。

    “嗯......”阿娇一声娇|吟,荡的刘彻心思柔软,可也不敢再造次,恐轻薄了她。

    只是拥着她静静地站着,直到欲|望散尽,才放开怀中佳人。

    仙儿特意把长门园的地位加重了

    它不仅是后来阿娇被废后居住的宫苑

    更是娇彻的恋爱生涯中最重要的场所了

    意蕴深厚吧呵呵呵!

    【116】 但愿君心似我心(4)

    刘彻放开怀中佳人,道:“我想听你弹奏一曲,好吗?”

    阿娇笑着点点头,“这有何难?”

    阿娇坐下来,侧着脸对刘彻说:“我师父谱了一首曲子,我先前弹,他总说我还没有悟到,弹不出韵味,今日,我倒想试试!”

    “哦?你琴技这么高,居然还会弹不出韵味?”

    “师傅的悟道多年,风骨奇清,品位高雅,他谱的这首《逍遥游》是取自庄子。师傅说我思虑过重,应秉顺天命,要无拘无束、自由自在的生活......”她偷眼看了刘彻一眼,“我今日才明白了!”

    刘彻明白她的意思,她先前总是放不开往事,又担忧着未来。人若是瞻前顾后,如何向前走?

    不过,她今天有这样大的改变,是为了他!

    想着,刘彻心里美滋滋的,“还好你今日明白了,再晚几日,我可要为伊消得人憔悴了!我要好好感谢你师傅,我记得,你之前说过的叫天一真人,还给你取了个别号叫明月!”

    “你都记得啊!”

    刘彻的眸子亮亮的,“当然了!你的事,我怎么会不记得!”

    阿娇心里甜甜的,“我弹给你听!”

    阿娇调了调弦,便奏了起来。这一曲时而慷慨激昂,越转越高,那琴韵竟然履险夷,举重若轻,毫不费力的便转了上去。奏了良久,琴韵渐缓,似乎乐音在不住远去,倒像奏琴之人走出了数十丈之遥,又走到数里之外,细微几不可再闻。

    刘彻今日苦学音律,拿出绿箫,配合着阿娇的琴音吹奏起来。琴音似止未止之际,刘彻极低极细的箫声在琴音旁响了起来,回旋婉转,箫声渐响。

    琴箫合奏,箫声清丽,琴声缭绕,忽高忽低,忽轻忽响,低到极处之际,几个盘旋之后,又再低沉下去,虽极低极细,每个音节仍清晰可闻。渐渐低音中偶有珠玉跳跃,清脆短促,此伏彼起,繁音渐增,先如鸣泉飞溅,继而如群卉争艳,花团锦簇,更夹着间关鸟语,彼鸣我和,渐渐的百鸟离去,春残花落,但闻雨声萧萧,一片凄凉肃杀之象,细雨绵绵,若有若无,终于万籁俱寂。

    常安和阿菀在远处远远地听着,都觉得琴箫配合的极妙,当真是天造地设,心有灵犀。

    从这日起,阿娇和刘彻便常常在长门园中幽会,或是弹琴作画,或是游山玩水,感情愈加亲密。渐渐的,这时也传到景帝的耳朵里,小儿女浓情蜜意,就是</dd>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