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媚心计:阿娇皇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媚心计:阿娇皇后_分节阅读_阿37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想拆也拆不开,况且他要再做阻拦,怕是窦太后也不依!便当做不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该警告的事,他也已经提醒过了,现在,只能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堂邑侯陈午见自己的宝贝女儿与太子这么亲厚,却不像景帝这样放任,他多次跟馆陶说:“你如今身为长公主,儿子刚出生便已经封侯,富贵已极,富贵荣华如浮云,何必再汲汲追求!让阿娇去做什么太子妃啊?......”

    馆陶只是不答话,心里却看得比丈夫透彻,所谓“知女莫若母”!如今女儿是当真爱上刘彻了,看来最终还是遂了母后的心意了!

    把定时发布的日期搞错了

    才看到今天的文没发bb

    【117】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1)

    快乐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夏日一天天到来,一日比一日炎热,窦太后不耐炎热,每到夏至便要去往甘泉宫避暑,住上月余,这年也不例外!

    景帝忙于政事,不得空去,王皇后要伺候景帝。注意:第三书包网已经更名为【新第三书包网】!!!所以随去甘泉宫侍奉的后妃是贾夫人和小王夫人,还有就是循例每年都随同的馆陶长公主、阿娇、雅夫人!从不对避暑感兴趣的太子刘彻,这次也随行前往!

    这一行人,加上随侍的宫人、侍卫,足有千余人,浩浩荡荡地从皇宫出发,出了东司马门,向城郊行驶而去,径直往甘泉宫迤逦而行。窦太后独自一辆马车,馆陶和雅夫人一辆,贾夫人和小王夫人一辆,阿娇和刘彻坐一辆。

    阿娇轻轻摇着绢扇,微微弯了唇角,“你也不嫌拘的很,我倒是想骑马呢?你倒好,跑来坐马车!”

    刘彻掀了帘子,看宫车经过的风景。六月的天气暑热,大早上便觉得风暖暖地吹在身上,“又不能骑快,颠得很,有什么好?不如有美同车,更惬意!”

    他这样一说,阿娇心动了一下,问,“我们要是骑马疾驰,去到甘泉宫需要几个时辰?”

    “要是最好的良驹,怕是要六个时辰!”

    “那咱们禀明了阿婆,骑马去给阿婆开道去,如何?”

    刘彻想也不想便拒绝了,“不行!男儿家是可以,你一个女儿家,这样子骑非把骨头都跌散了,明天定要起不来了!”

    阿娇自从学会骑马,就很喜欢,但是也难有机会让她骑马,这次当然不想错过。刘彻不应允,她便不依,撒娇道:“人家就是想嘛!难道你连这点小事都不依我!”

    刘彻啼笑皆非,知道她骄纵惯了,爱使小性子,便偏着头,假装不理她。

    阿娇哪里肯做罢,拉着刘彻的衣袖,嬉笑道:“你有本事,永远不要再看我!彻儿......”那尾音拉得极长,颇有恳求的意味。

    刘彻心中一软,却还是不肯,“你若明天累得起不来,岂不是又要怪我不会怜香惜玉了!我们便好好地坐着,你要嫌闷,我给你讲个故事?”

    阿娇的玉手掩着耳朵,摇着头,“不听,不听......”

    “你博古通今,自然知晓娥皇和女英吧!”

    阿娇嗔道,“我到你要讲什么故事,倒讲起她们来,倒真是‘故事’了。”

    刘彻也不管她,自顾自地说:“当年尧将自己的两个女儿娥皇和女英一同许配给舜为妻,婚后,这两个女人都想知道到底谁在夫君的心目中地位更重!便都为他绣了一只荷包,看他会佩戴谁绣的,就证明他更爱那一个!”

    “舜收到这两个荷包,便知道她二人的用意,所以,你猜他怎么做?”

    阿娇好奇问道:“他怎么做?”

    刘彻喷然笑道:“他谁的心都不想伤,便只好,从此不用腰带了!”

    阿娇听了,杏眸瞪他一眼,“我就知道你讲不出什么好故事!我且问你,你讲这故事,是想说娥皇和女英在舜的心中中地位一样喽!”

    刘彻道:“一份爱,能分给两个人吗?一份爱,能愿与别人分享吗?我觉得他们三个,只有情,没有爱!可笑世人还把他们是为爱情典范!真是可笑!”

    阿娇有些不解地看着他,不知怎样回答,她从没有想过身为储君的他会只娶她一个人,也不敢想。

    刘彻冲着她狡黠地笑笑,“你给我做个香袋吧,我会一直带着。”

    阿娇转过身去,“我不要!”

    刘彻哄她道:“你若答应,我便也答应你,咱们就骑马去甘泉,好不好?”

    阿娇笑吟吟的,“那也瞧我的高兴罢了。”一面说,一面吩咐宫人把马车停下。

    仙儿因为最近工作太忙,所以写的有点慢了

    实在抱歉   望亲们理解

    【118】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2)

    馆陶和雅夫人坐一辆马车,忽然感觉车队停了下来,便打开车帘问怎么回事,宫人回禀说,太子和阿娇翁主去回禀太后要带一队人骑马去甘泉宫,馆陶讶异道:“太后怎么说?”

    “太后应允了,现下正挑选最精良的侍卫和良驹给太子和翁主带去呢!”

    雅夫人笑道:“看来太后是乐见其成呢!”她揣度馆陶的心意,问道:“怎么公主好像到不乐见了?”

    馆陶摇摇头,“现在哪里还轮得到我做主!母后是早就打定了主意要阿娇做太子妃的。如今,阿娇也被刘彻那小子缠住了,我就是想管怕也管不了!”

    雅夫人知道馆陶爱女心切,最怕阿娇将来婚姻不如意,“阿娇翁主才貌双全,不仅琴弹得好,舞也跳得出神入化,问世间,谁人能望其项背?太子又不是傻子,怎么会不心动!想来,他是真的喜爱咱们阿娇翁主。”

    馆陶叹口气,“现下喜爱是真的,不过男人嘛,喜新厌旧,也是真的!”

    雅夫人心中一动,“公主要是不放心,不如我们试探一下太子?”

    馆陶听了,问道:“怎么试探?”

    雅夫人一笑,“三十六计,小雅虽

    《娇妻坏坏》(全本)作者:w149343397最新章节

    不通,美人计,还是知道的!”

    馆陶沉吟了一会儿,她知道王皇后曾赐给刘彻两个美人,虽没明说,想是做侍妾的。但听说刘彻从未要她们两个伺候,前些日子还突然打发出宫了,不知是何缘故。如果真在这甘泉宫中,太子在女眷众多的行馆,与女子行苟且之事,那也证明他不是真心爱阿娇,是不可托付之人!自然有理由驳掉这门婚事!

    馆陶吩咐道,“你就去办吧,管不住自己的身子,就是管不住自己的心!”

    这边馆陶和雅夫人密谋,那边刘彻和阿娇已经骑了马,带着百十来人,往甘泉山驰去了。

    刘彻同阿娇共乘一匹马,马儿骑得极快,阿娇并不觉得很颠,反而窝在刘彻的怀里,看那两边杂树繁花,好不惬意,虽是夏日,但时日尚早,并不觉得热,风从脸颊两边呼呼地向后退去,像是乘奔御风一般。

    只是刘彻从身后环住她的身子,抓着她的手,她有点僵硬地坐在马鞍上,被这男人雄壮的肌肉包围着,身子紧紧地贴着她的身子,温热的男性气息隔着衣料暖昧地撩拔她的神经,让她觉得很不适意。

    刘彻温香软玉在怀,虽然路途遥远,只觉得时间过得极快,转眼便到了正午。太阳升的高了,天气也闷热起来,他们寻了个地方用过了午膳,更觉困顿!

    刘彻阿娇支持不住,便命人搭了个帐篷在树林间,让阿娇歇午觉。阿娇只觉疲乏不堪,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等她一觉醒来,睁开眼便看到刘彻躺在他的身侧,目光炯炯地看着她,而天已渐黑。

    “呀!这么晚了,”她撑起身子,“你怎么不叫醒我?”

    刘彻宠溺地一笑,“干嘛叫醒你!能卧在美人侧畔,我求之不得呢!都不像你醒过来了......”

    阿娇知道他惯爱说这样的话,还是忍不住娇羞地别过脸去,却被刘彻不由分说地拉过,出了帐篷,扶到马上,马儿不安地躁动了一下,阿娇惊喘一声,紧紧抓住缰绳。刘彻翻身跃上马,从身后环住她的身子,抓住她的手,抖了抖马缰,马儿转过头,立即“哒哒哒”地飞奔起来。

    阿娇的手动了动,想把手从他的手里抽出来,却被他抓得更紧,握着她的手摔了一下缰绳,“驾!”那马儿跑得更快了。

    阿娇的脸莫名地烫了起来。

    【119】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3)

    策马急驰了一段路程,马速放慢了,马儿渐渐地停下来。阿娇抬眼打量此处,前边是一片白桦林,一条蜿蜒的小溪在草地上迤逦铺开,孱孱的溪水在明亮的阳下闪着细碎的粼光。

    身后的刘彻轻声道,“你看上面。”

    他伸手往夜空一指,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朔月的夜空,分外明亮,阿娇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的星星,撒在夜空里。她真的看到北斗七星,甚至看到了银河。繁星点缀之间,月亮皎皎如玉盘,照耀着世间!

    阿娇倒抽一口气,忍不住惊叹道:“好美!”

    “我把天上的明月摘给你吧!”刘彻轻笑道。

    “你怎么摘给我......”阿娇歪着头问。

    “你看!”刘彻的手从她背后伸出来,他手上一颗亮晶晶的月亮形状的宝石,泛着淡蓝色的光,神秘而皎洁,像月光一般!

    “哇!”阿娇伸手接过来,“好漂亮!”

    “明月赠明月,相得益彰,喜欢吗?”刘彻低低的语声中带着笑意,阿娇回头望进他闪光的眼睛,他的眼睛在夜色中带上一抹深沉的暮色。

    不等阿娇回答,刘彻的脸慢慢地凑近。

    他想吻我吗?阿娇有些慌乱,不知道该不该拒绝,也不知道想不想拒绝,在这样的美丽的夜色和温柔的氛围里,她的意志有些薄弱。迷乱的念头瞬间在心头转了千百转,待他的唇蓦然覆到她的唇上,顿时浑身发颤起来。

    “呃……”阿娇轻呼出声,他的舌趁机潜入她的嘴里,挑|逗她的舌尖。颤抖地闭上眼睛,任他温柔地侵占、品尝、抚慰她的唇舌,渐渐地竟有些迷醉,身子仿佛被人抽掉了骨头,一寸寸地酥软下去。

    待刘彻放过阿娇的唇,她已浑身无力,偎在他胸前轻喘,他静静地拥住她,没有进一步的动作,下巴轻轻地磨蹭着她的头顶,阿娇缓过气,脸上有些作烧。

    她把那宝石摁在心口,感觉到它的灼热,和她的脸一样烫。抬头看今天的月色,美丽又温柔,令人陶醉。

    刘彻温柔地说:“累不累?我们慢慢骑过去!”

    阿娇点点头。

    等他们一行人去到甘泉宫,窦太后一行人早已经到了,惊讶道:“怎么你们骑马,来的比我们还晚?”

    阿娇有些讪讪的,匆匆回自己住的明光宫歇息去了。

    这晚刘彻住在竹宫,可长夜漫漫,总也不想入睡,便起身,经过一段青石铺成的涌路,来到了寝殿后的温泉。

    刘彻没想到这宫殿中还有这样一个尤胜仙境的处所,这温泉四周雾气缭绕,明黄色的纱帐在半透明的水气中随夜风扬起。刘彻穿着寝衣没入池中,舒解今日的疲劳。闭上眼,默默回想今日阿娇的一颦一笑,不禁嘴角上扬。

    一丝幽香萦绕刘彻的鼻尖,“让奴婢来服侍殿下吧!”声音柔媚入骨。

    刘彻睁开眼,一个着深红色纱衣的女子飘然跪在池边,眼中带着万种风情。

    “你是谁?”刘彻斥道。

    那女子一脸媚笑,婉转之间,酥xiōng半露,道:“奴婢听闻,襄王梦中遇神女,共赴巫山云雨!旦为朝云,暮为行雨,朝朝暮暮,阳台之下。殿下可欲一试否?”

    女子一双美目掠过刘彻强壮性感的胸膛,眼中顿时浮上一层迷醉的神采,紧接着轻吟一声,投入刘彻的怀中。

    刘彻眯着眼,眸光深邃的看着怀中柔若无骨的女人,紧接着用力将她压向池边,声音低沉且魅惑地问道:“那么,你就是神女了?”

    “是.......呃......”那女子情不自禁的溢出一串呻yín。

    刘彻看着怀中意乱情迷的女子,唇边勾起一抹邪笑,“即是神女,应该是不会死的吧!”

    那女子蓦然一惊。

    【120】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4)

    </dd>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