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媚心计:阿娇皇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媚心计:阿读娇皇后_分节阅读_38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刘彻看着怀中意乱情迷的女子,唇边勾起一抹邪笑,“即是神女,应该是不会死的吧!”

    那女子蓦然一惊。

    刘彻已经唤道:“来人!”在竹馆守夜的侍卫听唤,赶紧跑进来,个个身披盔甲,剑拔弩张。

    刘彻站起身,冷冷的说:“把这个女人拖出去杀了!”

    那女人惨叫一声,慌忙从池子里爬出来,扑在刘彻的脚边,“殿下饶命!奴婢只是听人吩咐!”

    “哦?我只知道你擅自接近我,是想要行刺!”刘彻低着头看着她,颇为玩味地问:“你说,那个吩咐你来的人,救不救得了你?”

    那女人吓得瑟瑟发抖,“殿下.......奴婢该死,求殿下......饶奴婢一命!”

    “哼!”刘彻不屑地冷哼一声,讥讽道:“就这点道行,还妄想装什么神女!”

    “奴婢不知天高地厚!求殿下......”

    刘彻不耐烦地打断她,“谁派你来的?”

    “是......是雅夫人,让奴婢来伺候殿下,奴婢不知道......”

    雅夫人是南皮侯窦彭祖的如夫人,也是馆陶姑姑的心腹,今日的事,断不是雅夫人一个人敢干的事,必是馆陶姑姑的意思了!

    “常安!”他唤道。

    常安赶紧躬身上前,“殿下?

    “你亲自去把这女人押到雅夫人哪儿,再给我带句话给雅夫人,就说‘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要一字不差!”

    “是!”

    等雅夫人把这话告诉馆陶,馆陶一笑,也不再说什么!雅夫人看她的脸色,似乎不再讨厌太子的样子!便知道,窦太后的心愿终于要达成了!

    窦家的将来也就无虞了!雅夫人知道窦太后授意她家侯爷上奏请求封阿娇为太子妃,窦家的人一致响应。若当真馆陶不许阿娇嫁给太子,她倒不知如何自处了。

    想着,便信步走去阿娇住的明光宫,见阿娇带着阿菀在荡秋千。便上前行了个礼,“翁主!”

    阿娇笑吟吟地,“雅夫人是从母亲那里过来的吗?母亲在做什么呢?”

    雅夫人笑着答道:“是!昨儿颠了一天,公主在歇着呢!”

    她走到阿娇的身后,轻轻地替她推那秋千,“咱们今年可是热闹了,难得太子殿下也来避暑。”

    “是啊!”阿娇道,有种悠然的味道。

    “我家侯爷常说,太子和翁主最是般配,昨日见了,果真是的......”

    刘彻闲来无事,便早早来寻阿娇,就见阿娇坐在扎满了各色鲜花的秋千上,一头乌丝垂及腰间,随着秋千轻摆随风飘摇,粉嫩白皙的脸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着光,那一脸灿烂的笑让把她原本就美若天仙的脸庞衬得更加夺目动人。那一身曼青色的纱裙,似乎散发着淡淡的幽草的香气,沁人心脾!

    雅夫人笑向他行礼,道,“正说殿下呢,可巧殿下就来了!”

    “哦?”刘彻眸光闪动,“说我什么呢?”

    雅夫人款款地道:“臣妾正和翁主说起,日前我家侯爷上奏请封太子妃的事呢,臣妾觉得,我家侯爷虽不聪明,这件事却做得极好!”

    这是想要向他表明,昨晚的事,她纯粹是收馆陶姑姑的指示,并非本意,刘彻笑了笑,看来这个深的祖母和姑姑喜爱的雅夫人还真是蕙质兰心,不容小觑。

    刘彻哈哈笑道:“南皮侯怎么会不聪明?他不聪明,怎会娶到雅夫人这样的贤内助呢?”

    雅夫人笑眯眯的,“谢殿下谬赞!”她又躬身行了一礼,“臣妾不打扰了!”便告退去了。

    刘彻坐到另一个秋千上,“看来,姑姑也不反对我们在一起了!”

    阿娇虽然不解,但也知道一定发生了什么事,“你是怎么说服母亲的?”她知道父亲和母亲一直都并不希望她和刘彻来往过密,便是与她之前的担忧是一样的!

    刘彻定定地看着她,嘴角噙着笑,“我告诉她: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

    阿娇心中一惊,继而想起他昨日说的,一份爱不能分给两个人!心里甜甜的,“你说的,可要做到!”

    刘彻见她脸颊飞霞,樱唇娇艳欲滴,真想一亲芳泽,勉强稳住心神,“说到自然要做到,你还要我发几回誓呢?”

    阿娇不答话,只是笑,四目交缠之间,是浓浓的爱意流转。

    【121】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5)

    刘彻笑道,“你带我去逛一逛吧?”这是他第一次来甘泉山避暑,以往窦太后来这儿避暑,他从不会跟随,一来觉得拘得很,一来是一向不亲近这个祖母。但是这次来,摆脱了帝都的庄严沉重,暂离了储君的身份,只做一个满怀爱意的男子,对自己心爱的女子表达单纯的濡慕,让他觉得很惬意。

    阿娇一笑,“好啊!”她把手递给刘彻。

    刘彻轻轻握住她的手,眼眸深沉,像两颗黑色的耀石,要把她吸进去,月白色的棉袍衬着黝黑的皮肤,格外俊朗。虽然深情,却有一丝桀骜不驯,让人难以掌控!这就是帝王气质吧!

    甘泉山出甘泉,流经甘泉宫。聚为湖,是为映月。他们两个挽着手在在泉水边漫步,两边是浓密的树林,鸟儿的鸣叫,芷花芳草传来阵阵幽香。

    “这泉水真是甜的吗?”

    阿娇摇摇头,“不知道。”

    刘彻一时玩性大发,蹲在泉水边,捧一捧泉水轻嘬一口,觉得泉水清凉,还很香甜,他捧到阿娇面前,说,“很甜!你尝一口。”

    娇婉转地侧过身子,很是娇媚,道:“谁要喝你喝过的!”

    阿娇绕过他,蹲在湖边,芊芊玉指轻轻地撩起一波水,清亮透骨,把盛夏的暑热带走了几分,远远望去,泉水那边几株荷花开得正好。

    她仰着头,笑得妩媚,“彻儿,你摘一朵荷花给我,好不好?”

    放在平时,刘彻何时干过这些琐事,而如今,心上人的吩咐,他都甘之如饴,二话不说地脱下鞋袜,亲自涉水为美人去摘花。

    阿娇乐的甜丝丝的,看刘彻歪歪扭扭的在泉水

    不死武帝全文阅读

    里走,像是渔夫一样,极有野趣,便也学刘彻脱了袜履,踏进水里,冰冷的泉水涤过玉足,微微一颤。

    泉水并不深,但水底尽是石子,铬了她的脚,不禁轻声喊痛。刘彻听了声音,回过头看,阿娇正立在水中央,泉水漫过她的膝,浸湿裙袂。泉水清澈,隐约可见膝下如玉肌肤,弧线优美,更见魅惑,我见忧怜。当真是个令人心旌动荡的yóu物。湖面上轻轻吹过一阵风,纵然在初夏,她亦不禁瑟缩,裙袂在水中飘荡,当真与泉水融成一色。

    所谓伊人,宛在水中央。

    因脚疼而轻蹙眉头,极楚楚可怜的。

    刘彻摘了花便往回走,“已经给你摘了,干嘛自己下水?”虽是责怪,却极为亲昵。

    他扶阿娇坐在岸边,把荷花递给她,自己拿起罗袜,一手握住她玉足,一碰到她温腻柔软的足踝,心中不禁一荡。阿娇将脚一缩,羞得满面通红,在这一霎时之间,心中起了异样的感觉。任由刘彻给她穿好了罗袜,自失的一笑,将那荷花贴在脸上,温润冰冷。

    刘彻狠狠地说,“以后不许再让我担心!”

    “好了啦......”阿娇娇滴滴的声音,颇有些撒娇的意味。

    “彻儿,我们今天让他们烤鱼来吃,好不好......”

    ..............

    在甘泉宫一个多月的时间,刘彻和阿娇宛然是一对小情侣了,窦太后和馆陶也都不干涉他们。刘彻在这儿过得极开心,留恋得都不想回长安去了。

    还有一章结束卷二

    ..............

    五一快要到了,亲们有什么计划呢?

    呵呵,话说仙儿打算去疯狂shopping

    【122】 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1)

    在甘泉宫度过了最炎热的夏天,刘彻和阿娇的感情也愈加深厚,愈有默契。到了七月,暑热开始渐渐退去,窦太后便要各宫准备启程还驾了。贾夫人奇怪地问小王夫人,“长安也没什么事,太后怎么急着回去啊?还不如等夏天完全过去,立秋了再回帝都。”

    小王夫人一笑,“妹妹不知道,再过五天,七月初七便是阿娇翁主的生辰了。以往阿娇翁主的生辰便是陈窦两家的大事,如今阿娇翁主身份愈加贵重,还次怕要金玉满堂了。”

    贾夫人恍然大悟,“哦...怪不得呢。”她轻掩朱唇,“这个阿娇翁主可真是天之骄女,不愧为大汉皇室的一抹娇!”

    她沉吟了半响,“呃,妹妹还求姐姐指教,我应该送什么东西给阿娇翁主寿礼呢?”阿娇是馆陶长公主的宝贝女儿,什么金银珠宝没有见过,要送什么礼物给她还真是个难事呢。

    小王夫人轻抚脸颊,“你说,沉浸在爱情中的女人,最需要什么?”

    “哦......”所谓女为悦己者容嘛,“多谢姐姐指教!”

    贾夫人一向对美容之术颇有研究,这倒难不倒她,可叹自己再美的容颜,也只能留住陛下片刻的温存,不免惆怅道:“我倾尽半生心血只为使容颜常驻,可惜如今用在自己身上也只是浪费了。倒是赠给阿娇翁主的好,希望她真能得偿所愿,与太子百年好合!”

    冠盖京华的阿娇翁主14岁的生辰,是皇室的大事,堂邑侯府很早就开始准备了,等馆陶和阿娇随窦太后的銮驾从甘泉宫回来之后,送礼的人就络绎不绝了。

    阿娇向来最不耐烦这些事,馆陶却最是一向热衷这些事,知道女儿的脾气,所以只把阿娇可能会喜欢的礼物送过来她的闺阁,其他那些大件的珠宝鼎器就收在她的储物阁楼里。

    阿娇见了贾夫人送来的精致的玉制小罐,晶莹剔透,煞是可爱,罐子上一个小签,上写着:国色天香!打开盖子,一股香扑面而来,但并不浓郁,而是有一股清幽的香气。

    “知明,你涉猎最广,闻闻看这香是用什么制成的?”

    知明像个女博士似的,接过那个罐子,仔细地闻了闻,“这里有甘松、山奈、香薷、白芨、白芷、防风、蒿本、白僵虫、白附子、天花粉、零陵香,抹在脸上和身上,可以让人红颜如奇葩仙卉,身体又有奇香缕缕不散。”知明笑道,“当得起这个名字——国色天香!”

    知秋道:“贾夫人果然用心,调制出这样的香料,翁主现在就试试吧!”

    阿娇也很好奇,欣然道:“好啊!”

    阿菀笑道:“也不知道太子殿下会送给翁主什么礼物呢?”

    阿娇满不在乎的,“管他呢!”嘴上这样说,却忍不住心思荡漾,不禁把玩着挂在脖子上的那条月亮宝石,想起过往种种的甜蜜,心向往之,不禁神游天外了,连馆陶上来都没有发觉。

    馆陶搂着自己的心肝宝贝,笑问道:“我的阿娇这是在想什么,想的这样入神啊?”

    阿娇回过神,有点讪讪的,“没什么啦!”

    馆陶怎会不知道女儿想的是什么,自然是刘彻那个小子闹的,女大不中留,这话果然不假!

    【123】 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2)

    她也不揭穿,说道,“喏,这是小王夫人送给你的,我看你就生辰那天穿着一身好了!”

    阿娇看捧到自己面前的那一身衣服,是她最爱的艳丽的桃红色,用的是最上等的蚕丝和锦缎,还配上了绣着荷花的云肩,晔如雨后云霞映日,晴空散彩虹,又高贵又妩媚。

    “哇,好漂亮!”知秋她们都忍不住赞叹。

    “还有更漂亮的呢!”馆陶道,拿出一方锦帕,“你看,这是小王夫人送来的,是她设计的妆容,叫梅花妆!诺,还有这梅花钿。”

    阿娇细看这梅花妆,是用这梅花钿在眉心点染出梅花形状的,娇俏妩媚,可爱极了,心下极为喜爱,却又好奇道:“母亲,皇帝舅舅是不是很喜欢贾夫人和小王夫人?”

    馆陶悠然地道:“当然喜欢了!只是......”

    “只是什么?”阿娇追问道。

    “只是并不爱罢了!一个人只有一份</dd>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