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媚心计:阿娇皇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媚心计:阿读娇皇后_分节阅读_39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爱,你舅舅这一份爱要分给很多个女人,那这些女人只会得到一点点爱,那也就只是喜欢罢了,不是爱!”

    阿娇心中一这窒,这话跟刘彻说的一样,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这才他想给她的爱情,也是她想要的!

    阿娇想到这里,心中甜蜜,撒娇地说:“那......母亲和爹爹就是爱了,爹爹身边只有母亲!”

    馆陶眸子一冷,下嫁陈午之后,他是没有再娶。全世界只有两个网站,一个是【新第三书包网】,一个是非新第三书包网!可是在下嫁之前,他连儿子都已经有了,那个女人在他心里还有多少分量,她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馆陶在心中叹息,对女儿说:“你爹爹若只有我,怎么会有你大哥?”

    阿娇知道母亲一向不喜欢大哥陈须,她小时候听乳母说,须哥哥的母亲身份低微,原本只是侯府的一个婢女,从小便伺候父亲,后来便有了须哥哥。

    那时候她小,什么都不懂,现在看来,也许,那个女人是父亲的初恋呢。那么,父亲对母亲......

    阿娇心中一恸,眸子里浸满了泪水,她搂着馆陶,“母亲......”

    馆陶也鼻子一酸,搂着女儿,“你放心,母亲有你和你哥哥,已经很满足了!”一直以来,陈午总是儒雅温润的,好像从来不会生气似的,但是她总是觉得,他把她当成公主,而不是一个女人!在她面前永远是谦谦君子,那不知道那是尊重,还是漠然!

    这一直是她心里的一根刺!

    不管现在的人生有多么精彩,她都无法释怀——自己的人生中,没有爱情!

    如今只能把一切寄托在儿女身上,“这下你也知道,母亲为什么不想你嫁给刘彻了吧!他将来会是皇帝,到时候,后宫三千,有多少女人想跟你分薄他的那一份爱!母亲不希望你和我一样!这都是为你好,你倒还不领情,怪我不让你和那情郎在一起。”馆陶刮着阿娇的鼻子,“是不是啊?”

    阿娇脸一红,“哪有啊!”害羞地把脸埋在馆陶的怀里。

    馆陶搂着她轻抚着,转眼之间,女儿都这么大了,想她当年历经千辛万苦才生下一双儿女,她发誓要为他们开创一个锦绣的未来。

    如今,她是做到了!

    翌日。   便是阿娇的生辰之日。

    韩嫣不情愿地跟着刘彻在堂邑侯府的假山庭院中穿梭。

    “从这个湖泊绕过去,走过一道角门,两座假山,三座亭台,就到了阿娇所住的阁楼了。”刘彻显然来过多次侯府,对这儿的布局很熟悉,熟悉到了像是自家太子学舍。

    “太子,”韩嫣忍不住问道,“我们明明可以光明正大的进来的,何必瞒着众人?”这样偷摸,鬼祟。

    【124】 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3)

    刘彻的脚步一顿,回头谑笑道,“这样才有意思么,光明正大的进来,还有什么趣味?”

    韩嫣着迷于那一笑的明朗,便刻意忽略掉之前他肩膀的僵硬,笑道,“是么?”

    今日是阿娇翁主的生辰,偌大的堂邑侯府,宾客来往,皆是来送贺礼,吃酒席的。新第三书包网域名:www.shubaol.com他想,怎么会没有人发现他们两个呢?可是事实上,就是没有人发现他们“鬼祟”的踪迹。也许是堂邑侯府太自信,自信天子脚下,没有人敢到当宠侯爷府乱来;也许是他们的衣裳太华贵,华贵到不像宵小,别人远远见了,也并不当回事。

    可是韩嫣竟隐隐失望,也许,他宁愿被别人抓个现行。

    于是,他们便不会这么顺利的到达阿娇的香闺之下。

    堂邑侯府唯一的宝贝女儿,窦太后的心尖宝贝儿陈娇的闺楼自然是玲珑华贵的,饶是韩嫣见惯了未央宫的排场,还是被这儿的软玉香风震惊了一下。

    那掬香楼的梁木,是最上好的抱心桐木;二楼上随风扬起的窗帘,是蜀郡最好进贡的锦纱;西域上好的夜明珠拿来照明,连空气里飘荡着的,都是十钱银子一两的合和香……整座楼布置的华贵而不俗丽,幽雅另有芬芳。而几株桃树依着楼生长,将枝丫伸在窗前,别有意趣。

    春风送来了楼上女孩子清亮的笑语,“这个桃花妆真是漂亮,只是,是不是太艳了。”

    “翁主怎么打扮都是漂亮的,不过,这脂粉……有点太浓了。”

    “是么?——好像是有些浓。阿菀,替我再弄一次吧。”

    婢女低低应下,轻轻水响,然后端了盆行到窗前。

    不好。   韩嫣忽然反应过来,抬头要喊,却瞥见刘彻的侧脸,那个随时随地精明的少年,居然在这个时刻,有些发呆。

    就这么一迟疑,“哗”的一声,带着一丝潋滟色泽的温水便从楼上泼下来。

    “哗”,枝头的桃枝一颤,扬起湿漉漉的花枝香。

    “哗”,桃花树下黑锦云纹织线长袍的少年被那抹艳色逼的眼一晃,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泼的半身湿透。

    天皇贵胄被众人捧在手心长大如刘彻者,这十几年来的日子何尝有被人用洗面水泼着一身的体验,愣了半响才能相信了事实,怒声跳脚唤道,“阿娇!”脸颊被气的通红,再也顾不得“偷香窃玉”的宵小行为。

    韩嫣待在一边看的目瞪口呆,见此情景也禁不住有一点点想笑的冲动。

    可是,他扯了扯唇,才发现这个动作的无力,无力抵挡心中的点点伤悲。

    这是韩嫣第一次见那人剥去温情脉脉到伪善的“阿娇姐”的称呼,直呼她的名。少年怒目圆瞪的时候,像一只被撩怒的狮子,若不是头发湿漉漉的贴着鬓,韩嫣想,大约会倒竖起来吧。

    在被气的跳脚的刘彻喷火的眸中,他看到一种生命的热烈。好像只有挣开尊贵太子身份端庄外表淘气性子一心一意的生气到连理智都暂时抛开的孩子,才是一个真正的孩子——被藏在尊贵身份端庄举止之下的孩子。

    那个时候他们都太小,太小的人感觉敏锐,太小的人学不会完美的伪装。

    那一刹那,阳光照射下阴影的伤悲,是为了刘彻,还是为了自己?

    【125】 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4)

    二楼之上,吱

    20世纪最后的浪漫txt下载

    嘎几声,脚步轻急。

    然后阿娇探出头来,见了一身落汤鸡似的刘彻,又惊又乐,抿唇道,“彻儿,你怎么在这儿?”

    说完了,再也板不住脸,噗哧一声,笑颜如花开。

    没有人舍得对花儿一般的女孩儿生气,就连韩嫣也不能。

    那个笑颜如花开的女孩儿,今日穿着极艳丽的桃红色裙裾,披着绣着荷花的云肩,头上却不再是孩子气十足的丫髻,梳了一个很妩媚的反绾髻,与衣裳同色的步摇在髻角轻轻晃荡,又高贵又妩媚。

    那个十四岁的姑娘的娇俏容颜半掩在一色的桃花之后,清泠泠的没有沾染半丝脂粉,刚刚才洗过面,毛孔里还带着水润的气息,是桃花里孕育的精灵。

    而属于她的淡淡的脂粉香气,还残留在少年被打湿的衣裳上,馥郁着萦绕在鼻尖。

    “进来吧。这天气还冷,在外面吹了风,着了凉更不好。”下得楼来的阿娇,更显窈窕娇美。

    她一把搀起被吓的面色惨白,不住叩拜称死罪的知秋道,“你又不是故意的,谁叫他做贼一样偷偷赖到我家窗角!去我哥那儿讨一件他旧时的衣裳给太子换上。我这儿可没有男孩儿的衣裳。”

    知秋把眼偷看,太子殿下的眸色晶亮深重,似乎并无意见。她福了福身,绕过咬唇忍笑的刘潋,急忙去了。

    韩嫣提脚想跟着进去,却被阿菀拦住了前路,“你是什么人!”不屑道,“我家翁主的闺楼是你能乱闯的么?”

    韩嫣一怔,大凡有点钱财的人家,家中女儿闺楼都是不让外人涉足的。何况矜贵如堂邑翁主。他昏头昏脑的被太子给拎进了候府,竟连这也忘了。

    可是,当人家的一个小小侍女扬着头对你用不屑的语气斥责,你会觉得欣喜么?

    所以,韩嫣将这比帐记在陈阿娇的头上。

    他孤零零的站在掬香楼外,斜倚着那一树桃花。透过桃花的间隙看着太阳的色泽,明亮的几乎要让他流下泪来。

    太子殿下,你一时兴起来这儿,可曾为韩嫣有半分考虑过?

    衣裳很快就送来,二楼窗中传来女子得意的声音,“我的彻儿生的俊,穿什么衣裳都好看——只是头发也湿了,晾一晾,等干了我替你梳头,算是为你赔罪吧。来,喝一口茶。”

    “奴婢斗胆,太子殿下私闯我家翁主的香闺,也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行为吧。”是刚才嘲讽他的那个女孩的声音。

    “是呀。”阿娇嗔道,是他能想到的嫣然风华,“一直以来,我这儿可从不许哥哥以外的男孩子到我这里来了。要不是看彻儿被水弄湿了衣裳,今天我才不让你进门!”

    “怎么?”是少年清朗的嗓音,“难道彻儿还不比两位哥哥重要?”韩嫣闭了眼,听这个熟悉的嗓音里的一点暗哑,一点淡漠,一点深沉,一点悠远。

    “嗯?”阿娇为难道,“人家没有那个意思,可是......算啦......”她不知道怎么说,干脆不说!

    复又转为活泼,“今天早上礼太多,烦也烦死了。彻儿,我们一块偷溜出去逛东市怎么样?”

    “好。”他的太子殿下一口应下来,“不过,我要看你刚才画什么妆!”

    “好啊!”

    韩嫣一笑,那妆怕是就为了让他看的吧!

    一个十四五岁的小丫头端着茶羹走出来,对着站在桃树之下的韩嫣,嫣然一笑。

    “这是我们大姐姐吩咐送给你的茶,”她道,“大姐姐说,希望大人担待,阿菀姐姐不是故意的罪大人的,只是女儿家的规矩,实在不能放你进去。”

    原来,那个女孩叫阿菀!

    韩嫣一笑欠身,“难为费心。”那艳若朝蕖的容颜迫的小丫头一呆。

    “你叫什么名字?”韩嫣问道。

    小丫头红了脸,“婢子微末,名叫依依。”她低着头,端了托盘回去。

    “阿娇姐,”窗中的声音忽然变的有些轻沉,“看不出来,你还真的会帮人梳头啊?呃。”

    “那当然,阿菀,牵着。——我小时候可是帮哥哥梳过很多次,一开始他总是喊疼,后来就渐渐喊的少了。”

    楼里笑声嫣然,那些热闹,都不是他的。

    【126】 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5)

    刘彻出来的时候刚见韩嫣吃完了茶,“韩嫣,”他讶异问道,“你怎么在外面?”

    韩嫣慢吞吞的站直身子,笑道,“太子殿下身份贵重,又是翁主的表弟,自然可轻易出入。”我韩嫣,算什么呢?

    他看着换了一身白色曲裾,头发妥帖,面容些微尴尬的太子。

    还有跟在阿娇身后,刚才嘲讽他的阿菀,娇俏泼辣。

    再看了看已经装扮妥当,明艳照人的阿娇翁主,眉心一点艳丽的梅花,娇俏妩媚!就是她刚才所说梅花妆了吧!上次见她只是淡扫蛾眉,便已经艳冠群芳,如今妆色稍浓,别具一番风情,正是淡妆浓抹总相宜!

    虽然穿的妩媚,但是眸光流转的淡淡阴影下,是浑然天成的高贵气质,由骨子里散发出的血统的象征!

    当真是国色天香!心下想着,微微一笑,慢慢低下头去。

    “我们这就出去吗?要不要跟姑母说一声?”刘彻问道。

    “母亲才没有工夫理我呢,她现在怕是快不过来了呢!”阿娇笃定地说。

    一大早就有好些城中贵妇来,还要请她出去相见,她都拒绝了,不耐烦应酬,把这些难题都交给母亲处理了!

    “那好,我们走吧!”

    阿娇只带了阿菀一道,加上韩嫣,四个人从偏门出了堂邑侯府,往东街去,大街之上人来人往。摆设着各色小买卖,阿娇哪里见过这些,逛得很是开心!

    只是到了一处,闻道阵阵饭香,阿娇一手抚着肚子,一手拉着刘彻道,“彻儿,肚子饿了!”

    刘彻抬头看那酒楼的招牌,金字招牌上大大的“蓬莱酒楼”四个大字,他正是在此捡了阿娇的画像!如今也算是故地重游,还有佳人相携,岂不妙哉!

    阿娇抬头看那招牌,念道:“蓬莱酒楼?怎地这样的闹市食肆居然取了这样仙气的名字!”她甚觉得有趣,“人间有仙境,得道在蓬莱!彻儿,将来</dd>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