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媚心计:阿娇皇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媚心计:阿娇皇后_分节阅心读_40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有机会,我们去蓬莱山看看去。今天,就先尝尝这蓬莱的酒菜如何好了!”率先拉着刘彻循香而去了,韩嫣和阿菀在后面跟着。

    酒楼的伙计偷偷觑着他们华贵的服饰,笑容可掬道,“四位客官请到楼上雅座!”

    正是用饭时间,大堂里已经坐满了,二楼的雅座却很清雅,只在角落坐着一大一小两个客人,似是一对父子,食相文雅,但点的却只有茄子,豆角之类的寡淡之菜。

    等韩嫣上得楼来,那个俊秀可喜的男童抬起头来,看见韩嫣,讶异唤道,“韩少爷!”

    刘彻的眼神渐渐敏锐冷静起来,漫不经心问道,“韩嫣,你们认识?”

    韩嫣怔了一怔,眼神茫然看着那个孩子,眉眼依稀有点熟悉的影子,但是是谁,他半点也想不起来。

    一声轻轻喟叹,年长那位男子抬起头来,道,“韩少爷贵人多忘事也是有的。今日里这小小酒楼贵人倒很多,老板当道一声蓬荜生辉了。”月白色的长袍,清煦规整的容貌,温润如水的气息,沧桑雕刻的眉目,颇有几分仙风道骨。

    韩嫣哦的一声,拍了拍脑袋,“是上次为嫣批命的皇甫先生。”那日在候府,男童当日亦曾伺候在他身后,只是韩嫣没有太过注意罢了。

    阿娇从身后探出头来,清脆笑道,“原来是世外高人呢。韩嫣,你算的命如何?”

    一句话挑起韩嫣近日心中的郁结。

    前些日子,韩嫣的祖父——弓高侯韩颓当,请了这位皇甫先生到府里为几个儿孙批命。而他给韩嫣的批语是:此子有才,得享大富贵,可惜绝色不祥,夭其福也。

    韩嫣私下里对此嗤之以鼻,却不敢当着祖父的面无礼,现在想来,仍是不屑,若当真绝色夭福,那这位国色天香的阿娇翁主当首当其冲吧!

    韩嫣敷衍道,“也没讲什么,翁——姑娘不必知道。记得百度搜【新第三书包网】找到我们哦!”

    刘彻来了兴致,撩起衣袂坐到皇甫的对面,“听说弓高候特意延揽先生入府,想来先生定有不凡之处。先生说此处今日颇多贵人,我很好奇,不知此贵,贵在何方?”

    皇甫微微一笑,欠身道,“小公子见笑,我知这位韩公子是弓高候爷的孙公子,身份贵重,但在座诸位,绝不逊色于他,不知我可说的对?”

    韩嫣听的这话有些刺耳,想起当日他言自己绝色夭福。更觉诛心,抬头倦倦一笑,道,“那究竟贵在何处呢?”

    话说到这个分上,莫说韩嫣,刘彻!就是阿娇也来了兴趣,抿着嘴笑吟吟的瞧着,眼眸扑闪扑闪,眨着好奇的光。

    阿菀在旁嗤之以鼻,“这店小二都知道我们主人身份贵重,单看衣服便看得出来了!”

    皇甫却并不在意,淡淡道,“姑娘没有看出来么,我的双目早就看不见东西了。”

    这话出口,四人才发现他虽有儒雅之风,双目却黯淡无光,才觉讶异。韩嫣也是至此时方知道原来他是眼盲之人,那当日他如何得知他绝色的?

    皇甫淡然地道:“我并非天人,双眼又已盲,不是只听着声音就能够看出人的命相的,几位若想让我批一批命理,请至少让我摸骨试试。”

    韩嫣郁闷了,不说别的,太子和阿娇翁主的冰肌玉骨怎么能随便给人碰的?莫不是这老小子招摇撞骗吧?“怎么上次给我批命的时候,你就没要求摸骨?”他冷冷问道。

    皇甫却微笑如水,“那是韩侯爷把你的生辰八字给了我。这样的话,我也能批。”

    刚才还惟恐天下不乱的刘彻和阿娇互相看看,都有些蔫了。皇族子女的生辰八字当然不能乱给人,可是难得遇

    《春丽的劫难系列》作者:fjjlb笔趣阁

    到个看起来高深莫测,据说能推断你日后命运的方士,谁不想试试?

    【127】 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6)

    良久,阿菀咬牙道,“要不,给我试试?”她问着,却用眼神询问阿娇。

    皇甫微微一笑,“悉听发落。”

    他摸索着伸出手去,握到纤细冰凉的肌肤,肌肤之下,骨骼坚硬,掌纹繁乱,“心比天高,命比纸薄!曾姑娘一句:尽本分,安天命!方可一生无虞。”

    阿菀的面色慢慢苍白起来,忧心忡忡。身边,阿娇轻轻安慰她,道,“听听就是了,你还真当真呢!”

    她转而对刘彻说:“我要试试,若是准便罢了,若是不准,定不饶他!”实际上,她早就跃跃欲试了,只是怕刘彻不同意,如今只是找个借口罢了。

    刘彻点点头,算是同意了。她便立即伸出手去,转向刘彻一笑,笑靥如花。那笑容,看的韩嫣心中一堵,暗暗闷道,“我倒要看看你这一生是什么命相。”

    这一趟皇甫却握了很久,神色渐渐凝重,阿娇笑道,“怎么,你不会是骗人的吧?这么久都不说话。”

    朝风瞪了她一眼道,“我师傅才不会骗人”仰首看着师傅,问道,“师傅,怎么了?”

    “我半生行走天涯,第一次遇到这样高贵的命格,只是.......”良久,东翁叹道,“姑娘的命格贵不可言,有朝一日必会母仪天下!只是......”

    韩嫣面色一白,转看刘彻,却见刘彻的眸色已是见不得底的深沉。

    “只是什么?”阿娇追问道。

    “有些事,不能透露太多的。”东翁迟疑道,“不过,我赠姑娘一段话,将来姑娘不知如何自处的时候,拿出来琢磨琢磨。”他命朝风取了笔墨竹简,写了几行字,小心吹干了递给阿娇。

    阿娇接过看了,却是四行字: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烹茶试马,长缘短份。

    十年宫深,十年天南。

    长门萧瑟,何以堪真?

    字迹虽萧疏,她却迷茫道,“我越发不懂了。”

    “不懂才好。”皇甫叹道,“有时候,懂太多就是苦。姑娘平生大苦,苦在性子太执着,若可放宽一些,面前可现风景。”

    阿娇不说话了。

    韩嫣看着她沉静的眉眼,忽然心中恻然,听起来,这个如今千娇万宠的女孩儿一生也不顺遂,即如此,他又何必嫉恨,这样一想,心情就软了许多。

    却听刘彻长笑道,“先生既帮他们都测了,能否也帮我测一回?”

    皇甫亦长笑,“恭敬不如从命。”

    他覆在刘彻手腕上的手却在轻轻发颤,韩嫣看见,他惯来平静冲淡的脸色正在急剧变幻。他突兀放下手来,僵硬道,“小公子手相尊到极处.......贵到极处,老夫不敢多言。”

    他身边,朝风惊疑的看了他们几眼。

    刘彻盯着他黯淡的眸子一笑道,“既然测了,还是说几句吧。”

    皇甫喘了口气,低低叹道,“我也没什么好说的,公子性情坚毅,本是好事,只盼大事关头,若非必要,稍稍留些余地。”

    “给别人留余地,也就是给自己留余地了。”

    韩嫣看着刘彻侧脸,这个明朗坚毅的少年,会成为一个不留余地的人么?

    本册结束

    版权声明:本小说源自第三方网站,仅供学习和交流,不可用于商业目的。如果您喜欢该小说,请支持并购买正版内容,感谢您的支持!

    </dd>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