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爱与痛缠绵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1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1 金三角容许使坏

    你去见首领。要恭敬,不准笑。要你跪,不准站着。别乱看

    金三角容许使坏

    雏在打架。

    她10岁。

    对手14岁。

    两个,男孩。

    为抢一包茶苗。

    打不过,她会躲,怀揣茶苗,逃跑,很快,细瘦的腿在红泥地上落下脚印。

    这包茶苗本就是配给她们家的。

    她夺回的是自己的东西。

    金三角,东南亚的心脏,阳光与水都很充沛。延绵花田,大片罂粟,不值钱。不及茶叶值钱。当地人只负责种植,大把大把罂粟,熬成鸦片,换一株茶苗。

    当地居民中很少有人知道这恶之花的价值。有人收购,他们便贱卖。不会有罪恶感。

    雏穿过了一片罂粟田。身后仍是那两个人的脚步声。她听觉天生灵敏,一点动静,听得清清楚楚。

    继续跑,她不累,只有手心出汗。

    她也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

    面前,铁丝钩成网,拦住前路。里面,是密林,是茂盛的植物。南亚的植物,吃饱了雨水,嚣张跋扈地成长。

    没有路,后面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她从腰带上取下随身带着的劈刀,割开铁丝一角,一脚跨进去,含胸,身体一缩,另一只脚也迈进去。

    瘦小的身体是天生的优势。

    雏不知道,自己已经跑入禁区。

    雷,炸弹,没有标识。

    这里曾是个动乱的地区,现在有了政府,有了文明,可即使是今日,21世纪,战乱和纷争也仍然存在。

    只不过,有的人,他们呆在曼谷,呆在内比都,看着光明的一面,感叹时代的伟大,落后国的发展;还有一些人,他们参与到黑暗中,他们,会呆在金三角。

    粮食,物资,黄金,毒品,军火,只有最强大的,才配拥有。自然界弱肉强食法则,在人类社会依然适用。

    金三角地处三国交界,仿佛三国的弃婴,无爹无妈,在动荡和混乱中顽强生存。军队,是暴力最集中的体现。金三角有许多武装。规模小的,不及国家正规军的沧海一粟;规模大的,却庞大到不可丈量。

    而最强大的一支武装,就在这里。

    实力强大、受过专业军事训练。这支部队历年来学习正规部队,身着军装,配备精良武器,富有作战经验。

    有国家的护佑,军方的协助。

    同政府共分一杯羹。

    它的大本营,就在雷区另一头的高地上。

    交通闭塞,三国政府鞭长莫及,军队古老的首领,靠种植罂粟发家

    有人进入雷区。——

    仆人报告。 首领在喝茶,用上等的中国紫砂。他挥挥手,仆人退下。他迈步走到走到阳台,放眼望去,整个密林尽收眼底-

    呼吸一口。是绿植物的味道,生机勃勃的味道。

    生机之下,埋着死亡。

    世界上,除了他,没有第二个人能活着闯过雷区。

    雏眼睛翕动。直觉说,这里危险。

    环视周围,除了植物,没有其他生命迹象。答案已经明了,是雷区。她沿原路返回,茂密的丛林,曲折的小路,她找不到来时的路。

    她亲眼见阿爸被炸死,轰一声,震耳欲聋,粉身碎骨,什么都没留下。只余下硝烟,慢慢消散。

    她不能动,迈出一步,可能就是死亡。 雷,埋在地下,会露出凸起的引爆器;或者垂在树梢,半透明的牵引线。

    幸好这里的夜来得晚,此刻还有光。

    她卷起裤脚,卷得很高,到大腿根。爬上树,沿树干走。看见雷就下来,下到地上。再厉害的人,也不可能在同一垂直面布两颗雷。

    在地上,不能走,得爬。这样,触地面积小,眼睛离地面近,最微小的引爆器都看得见。

    “首领!”

    仆人进来,在他耳边低语。现在是晚饭时间,他有客人,在身边。仆人声音尽量压最低。“帮她包扎一下,带她进来。” 领了命,仆人躬身退下。 他拉长目光,仔细想一想,点头。

    他自然是听到了那爆炸声。

    竟然没死?

    他的客人,拉玛将军,眼光一闪:“什么东西?”

    他没表情地笑一笑,“有趣的东西。”

    随后,好整以暇,继续吃饭夹菜。

    米饭,泰国的米。香,软,带点甜,做成米饭,一粒一粒,晶莹的。豆芽,去了内芯,透明的一根根,捆成束,由薄如纸的牛肉片卷着、包住,淋上浓酱。热乎乎的狮子头,粳米磨成的面,和精猪肉末儿,热油、高汤一遍一遍的淋,盛在木瓜碗里,配香菜,咬一口,有汁流出来,齿颊留香。 夹一个,吃进嘴里。他不说话。

    专人帮雏包扎伤口。在雷区,她触及了雷。那一刻,她以为

    道果全文阅读

    自己会死。可那颗雷,因雨水常年腐蚀,火药无法100%引爆。

    她那时候倒挂在树上,头向下,弹片飞散,她护住眼睛,右臂受伤。

    替她包扎的阿叔对她说:“你去见首领。要恭敬,不准笑。要你跪,不准站着。别乱看。”.

    她点头。

    进到里面,她没有听话,眼睛到处看。

    长长的走廊,青石台阶,走廊外有假山,飞瀑。水花隐隐溅到她脸上。她一直前行,看到木门,很厚重,敞开着。她跨进去。

    里面有两个人,坐在桌边,看不出年龄。他们在看她。

    她,也在看他们。 同时,余光观察整个房间。

    房间分内外室,内室里有书,成排的书架。书香沁心。

    “过来。”

    其中一个人说。

    雏看说话的人。他很好,温润,眼梢微微笑。她走过去。

    “你一个人,怎么走出雷区?”

    她不说话。眼梢微微笑的人,不会超过20岁。是少年,不是首领。她不必回答他的问题。 桌上很多菜,她看一眼,再看一眼。 “饿么?”

    少年问她。

    她警觉,退后半步。对你好的人,往往是最不安好心的人。他对她好。

    少年递给她一双筷子,笑容无害:“吃吧。”

    想要饱食的欲望,最终战胜恐惧。她左手夺过筷子,站在桌边吃。他给她夹菜。她不碰菜,光吃米饭。米饭,和家里的不一样,是甜的。

    成年人问少年:“她,走出雷区?”

    “是。”

    “厉害的小家伙。”

    “的确。”

    他问她什么,她都不答,嘴巴很紧。他并不生气。

    “他们说了为什么要你进来?”

    她放下筷子,小脸严肃:“要见首领。” “你,知道我是谁吗?”

    他心里有赞赏,眼睛里有柔光。

    她看一眼少年旁边的中年人。两个,谁是主人?这回,只看一眼,雏已经明了。心里骂着自己的粗心,她双膝弯曲,跪下。

    “我叫穆,是这里的主人,”柔光消散,少年眼中,现出一片冷冽:“你,想不想留在这里?”

    “……”

    “留在这,替我做事,有好日子过。”

    她抬头看他,没有畏惧,眼瞳明亮,叫人心惊:“有茶苗吗?”

    “有。”"

    “有……园圃吗?”

    “什么都有。”

    “好。”——

    作者有话要说:

    原来这个坑是准备挖来写《原罪》滴,但是因为某些原因捏,这个坑已经换成了现在这个故事,《原罪》会在《p.s.我爱你》完结后,重新隆重滴开坑,嘎嘎

    2 嗜血的基因

    穆5岁时,第一次见首领。

    当时,他得罪了童党,被狠狠教训。肋骨断了两根,全身青紫,遍布伤痕。他们用拳头教训完,把他拖到私刑室,用浸润了盐水的藤鞭抽他,带起呼呼风声。

    他流汗,汗水划过眼睛,他一眨不眨,要记住施刑人的脸。 5岁的男孩,天生就有野兽一样的复原力。新陈代谢快速而奇异的身体,一个月便已康复。只有胸前宽深1.5cm,长9cm的鞭痕,镌刻进骨血,要伴随一生。

    尔后,小心谨慎地报复。6个人,连续6天,一天死一个。

    他们在他身上,落下多少拳头,就挨了多少刀。

    最后一刀,他会刺进心脏。从腋下几寸处,刺进去,刺穿软肋,瞬间就可以听见皮开肉绽的声音。然后,握住刀柄,刀锋再转90°,搅碎他们的心。  第7个人,他摸进那个人的房间,然后被逮捕。

    一个中年人来看他。

    隔着牢笼,中年人问他:“想不想离开这里?”

    他成了首领的仆人,最厉害的武器。

    他,任务完成的漂亮而果决。投机,走私,暗杀,掮盗,贩毒。他没有固定身份,只要有难以完成的任务,他就会出动。

    他为首领牟取利益,从不含糊。

    没有罪恶感。他思考,并不为生灵涂炭而思考,只为杀戮而思考。 没有人知道他的危险,14岁的少年,将残忍与破坏的本质掩盖得很好,逃过所有人的眼睛。  他一年一年成长,首领一年一年老去。

    老去的首领,适应不了新环境新形势。不肯与政府合作,拒绝吞并。于是,被自己训练出来的高手炸得四分五裂。 穆成了新的首领。

    派发粮食,引水灌溉,发展种植,修路,通埠通商,他用这些收买人心。

    战乱与纷争越来越少,技高一筹的少年,有聪明的头脑,残酷的手段,蚕食并吞并周边其他割据势力。

    他受爱戴。几乎所有人都忘了,要为死去的人报仇。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他欠了多少人命债,什么时候还,他并不去想。 老首领教会他许多。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发掘</dd>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