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爱与痛缠绵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5_0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藤在黑暗中等待,因为无法计算时间,恐慌情绪在胸腔蔓延。

    不多时雏回来,弄来一身巡逻员的军装,塞到他手里——“换上。”

    军装上还有血迹,伊藤接过,迟疑了片刻才照做。

    伊藤混入巡逻队伍尾端,趁人不备藏进丛林,雏已在那里等候,见他到了,才从树上滑下。

    伊藤正四处张望,企图寻找她的身影,恰逢此时,她从树杈上一跃而下,稳稳落在他面前。

    雏知道小路,带着伊藤在丛林中快速穿行。

    再过半个山岭就是吉普车的停放位置,“到了山底,会有关卡,我们一起闯出去,之后你要死要活我都不管,我不再欠你。”

    他听到了,半天无话,跟着她,沉默地夺路狂奔,在雏以为他要一直静默下去时,听见他低声说,“谢谢。”

    吉普车在山道上疾驰,夜空晴朗,包藏一切黑暗罪恶。

    山路上的吉普车很快进入哨岗视线范围,哨岗内的兵已经备好长距离狙击枪等候。

    吉普车在成排狙击枪前开始减速,这时士兵看清了驾驶座上的雏,准备好要上前查看通行证。

    狙击枪前五米处,吉普车即将停下——

    吉普车内的雏轻声对藏在座椅下的伊藤说,“枪拿稳了。”

    话音落下的那一秒,雏猛然换挡,排挡杆推到底,重新踩紧油门,刹那间,吉普车迅猛地加速,在所有狙击手有所反应之前,野蛮地冲过哨岗。

    一名狙击手轧死在车轮下,其余险险躲过,执着枪就开始对着车尾一阵扫射。

    吉普车冲破阻碍后,车头已尽毁,车身后端枪林弹雨,后车玻璃“噗”一声,全部碎裂。

    气急败坏的士兵迅速肩扛迫击炮,要轰掉那辆越开越远的吉普,却在刚架好支撑时,被长官拦住,“首领下令不能伤她!”

    前挡风玻璃也已经荡然无存,伊藤从座椅下出来,坐回副驾驶座,用仅存的后照镜望向车后,“他们追来了,两辆,不,三辆。”

    吉普车损毁严重,眼看车速越来越慢,雏咬紧了牙:“你来开车。”

    依旧行驶着的吉普车里,雏与伊藤交换位置,雏一沾上副驾驶座,便探出头去,拔枪瞄准身后的车子。

    这个场景似曾相识,在曾经的大学校园,在和此时此刻极其相似的逃亡夜晚——

    伊藤心领神会,一手掌握方向盘,另一手拿起枪,也探出车窗外,向后射击。

    但他们这次的运气远没有上次好,解决掉了前两辆,却在转眼间,被他们最后一辆追上。

    “嘭”一声,既是雏的子弹打在对方车身上的声音,也是身后的车狠撞在吉普车尾的声音。

    吉普车猛地一震,后头的车又补上一撞——

    在这一瞬间,伊藤的头炸裂般一痛——

    生死攸关时刻,他发病了……

    伊藤痛嘶着,再也握不稳方向盘,身后车第三次撞向吉普车尾,雏腹背受敌,扶住伊藤尖叫,“别让车失控!”

    为时已晚——

    吉普车头一歪,以恐怖的速度偏离主干道。

    眼看就要翻车,雏来不及多想,飞身扑向方向盘,猛地往反方向打方向盘——

    吉普车被她稳住,雏正要舒一口气,突然——

    “砰——!”

    身后的车五度撞击他们的吉普。

    吉普车撞在山底的石壁上——

    猛地一记惯性,雏整个身体飞出副驾驶座,撞向早已支离破碎的前挡风玻璃。

    天地偶静,汽油味随处散布,硝烟与尘土交织。

    在最前端冲锋陷阵的军车停了,另三辆也随之停下,车内的士兵拨号联络长官,简短的汇报,“拦下了。”

    长官吩咐,“把她带回来。”

    “是。”

    士兵挂断电话,正要开车门下车——

    开门的动作定格——

    只因他看见了,不知何时,他车的侧面,出现了另一辆车。

    那辆车是血腥的红色,并以极快地速度拦腰朝他冲来——

    一声巨响,驾驶座连同他的身体一道,被这辆突然袭来的车撞裂。

    鲜血飙在震裂了的车窗玻璃上。

    红色的车,司机下车,为后座的人打开车门。

    后座车门开启,下来一人。

    人高马大,眼神阴翳,嘴角有一道伤痕,他嘴角一弯,牵起一抹带着伤痕的笑。

    他走向那辆吉普车,跳上车前盖,将那个奄奄一息的女人抱出来。

    雏有些耳鸣,神智震荡不清,有血流进她的眼睛,她感觉到被人抱起。

    她艰难地睁开眼睛。

    “......丹,尼……?”

    她虽不可置信,却已经没有力气再凝神细看。

    “是我……”有温柔的男声,在她耳边嗡响。

    Vip61 假象

    雏醒来时,是猛地一睁眼。

    不知身处何处,但是感觉得到周围有人。她想坐起来,周身泛痛。

    “你肋骨断了。”一旁,男人幽幽地说。

    原来不是幻觉——雏脑中闪过这句话,没有表情。

    脚步声靠近她,丹尼的脸罩在她上方,似笑非笑的,“我以为,见到我你会表现的更开心些。”

    “伊藤在哪?”

    丹尼眸光一顿,“我没有义务救他。”

    她一顿,咬牙拔掉输液针头,下床要走,自然被他拉住胳膊。

    依旧是她所熟悉,野蛮又温柔的力道。

    雏凝视前方,没回头,“劝你离开这里。既然活着,就好好活下去。”

    他终是笑不出来。

    将她攥得更紧,“不想知道是谁害的我?”

    “……”

    “不怕他用同样方法,害死你——弟弟?”

    雏猛地抬头瞪向他,“你知道些什么?”

    此时,换他不语。

    丹尼放开她胳膊,好整以暇,安坐回去。

    她现在所能依靠的,只有自己。

    他料定她会回来求他,起码,语调要柔和,偏偏她不合作,这女人冲过来,及其野蛮地攫住他衣领,几乎要拎起他。

    他太大意,

    一品农夫[耽美]小说5200

    对她太不设防,腰间的枪瞬间就被她夺了去。

    雏将枪头抵在他脸颊,冷声低喝:“说!”

    一时间,错愕,恨意,修怒,促狭……多种古怪而矛盾的光从他眼中掠过,丹尼笑声阴冷:“我救了你,你就这样报答我?”

    雏用枪口抵紧他,逼得他的脸不得不微侧:“我得就沙玛!”

    “……”

    丹尼深呼吸,终于强压下怒火,仰头望定她,望定这张他思念已久的脸,“我可以帮你救沙玛,不过,之后,你得跟我走,还有……”

    “……”

    丹尼眼锋一锐,“……我要他死。”

    她分明知道他口中的“他”指的是谁,“不行!”

    这女人彻底激怒了丹尼——

    丹尼猛一跃起,如豹一般反扑,雏手指还扣在扳机上,险些擦枪走火,她无意伤他,手指下意识地慌忙撤出,丹尼趁势夺下枪,狠扣在身旁茶几上——

    他成功将雏反压在身下,目呲尽裂般,“他当初要我命,根本也没顾你的死活,你现在要我放他一条生路?!”

    “……”

    他的手已经掐住她纤细脖颈:“真想掐死你……”

    再一用力,仿佛都要折断她,可余光一低,见她染血衣衫,丹尼指间一轻,终是颓然松开。

    “你肋骨断了,单独行动,根本救不了人。先修养几天……”

    他话音未落她便要站起,丹尼回身按住她的肩,迫她坐回去。

    他语气已恢复冷淡:“你要去找你的首领?救你弟弟?听话,我就帮你。”

    晨曦微露,越南。

    完成东南亚近年来最大一宗军火买卖,是否值得开心?

    答案否定,穆想。

    他接到金三角本营的电话,“我们的兵遭到不明人士的突袭,雏被他们救走了。夫人也……不知所踪,估计是趁乱逃脱。”

    穆沉默听完,挂了电话,按电铃通知随员进来,并亲自向来自美国的军火商致歉——他必须先行归国。

    美国佬已接到属下电话,海洛因验收合格。此刻,笑着向穆道别。

    美金已打进穆的瑞士户头,大批军火即日起通过水路,经由越南运往金三角。穆此行目的达到。

    还在回程的途中,他联系上远在南美的沙玛。

    “西黛逃走了。”穆说。

    电话那头的沙玛,喉间似有近乎哀鸣的声音,但他忍住,静候这个男人下一步指令。

    “她可能会去找你。”穆语气冷淡。

    沙玛终是忍不住,“不行!我这里太危险,你得……”一顿,方意识到自己越距,“首领,请您,找到她,带回本营。”

    “如果你连一个女人都照顾不了,我怎么放心把整个金三角交给你?”

    他竟是近乎愉悦的语气,沙玛终究还是个孩子,再也控制不了胸腔流转的颓唐,“您说过只要我成功扳倒千赖,就放过西黛还有我的孩子,放我们一条生路……”

    千赖羽翼已丰,起了反心,穆不屑于处置叛徒,他只想看看,那个孩子有几分本事,值得他将一切,拱手相让……

    连日奔波,穆有些疲惫,昏昏欲睡之时,一眼竟梦见自己在豪赌。

    有些熟悉的场景,有个女人跟在他身后。

    为了她,他搏这一次,结果却是……

    “哗啦啦。”满盘皆输。

    那一瞬间穆强迫自己醒过来。

    他猛地睁开眼睛——

    “首领,到了。”随员坐在飞机旁坐上提醒,也已替他打开舱门。

    穆难得现出一丝疲惫之色,皱了皱眉,恢复一脸波澜不惊。

    私人飞机在停机坪上,雨天,红壤泥泞,随员在旁静候,等着为首领打伞,只见首领正欲跨出舱门,忽然想到什么,扭头看一眼随员,“通缉一个人。”

    “……”

    “丹尼?贝尔特兰?莱瓦。”

    金三角并非丹尼?贝尔特兰?莱瓦的地盘。

    被全城通缉中的人,此时正优哉游哉,吃水果。

    他坐在这一端,那一端的女人,绷着脸,看窗外,她复原的很快,如生机勃勃的植物。

    雨天,水滴在青石上的声音,她说:“我们什么时候走?”

    “再等等。”丹尼起身走近,“吃片水果。”

    水果滴着汁送到她嘴边,雏偏头不理,丹尼怒极反笑,“别挑战我的底线……”

    水果丢进自己嘴里,同一时间,倏然攫住雏的下颚,猛然凑过去吻她。

    唇齿纠缠中尽是他的气息,汁水流溢间,雏被他允着舌尖,不知为何,心里是涩的、苦的。

    丹尼没有料到这女人病中还那么大力气,他被推开竟是往后趔趄半步,刚稳住脚步,那一侧的脸颊就挨了她一巴掌。

    几日来积压的火气噌然窜起,燃烧他最后一点怜惜,他扑过去,表情似要撕碎她——

    下一秒,却陡然消隐了愤怒——

    只见泪水,滑落她脸颊。

    瞬间慌乱,丹尼以一种古怪而愣怔的姿势僵着。

    半晌回魂。他走过去,拥住她。

    “别哭……”

    两个字,击垮她,雏要推开他,牵扯到肋骨的伤,撕痛。

    “既然活着,为什么不出现?你知不知道我以为你死了,我以为……”

    丹尼终于笑开,“原来你,在乎我。”

    他要等她的回答,等她亲口承认,偏就此时,敲门声响起。

    丹尼去应门,雏甚至没能看清门外人,也听不清他们在低语什么。

    他回来后,面色已变,教人猜不透情绪:“走了。”

    丹尼带她去见的人,是伊藤。

    丹尼并没有告知他是如何解救出伊藤,而伊藤,现在的样子,也,不能称之为“人”了。

    伊藤缩在车内一角,畏光,畏声,雏站在车外,连靠近都不忍。

    她甚至不确定伊藤有没有认出自己,“……是我”

    伊藤看了她许久,眼瞳光芒一闪,“杀了我……”

    死,是他此刻唯一希冀。

    雏没能回答他,一只手自她斜刺里伸过来,拉上车门,阻断车内一切——雏顺着那只手望过去,看见丹尼。<b</dd>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