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爱与痛缠绵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5_2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r/>   出于猎人的本能,丹尼不由得开始思考另一种可能性:莫不是那个穆又有了什么举措……

    转念又一想,那个穆,终于让他丹尼?贝尔特兰?莱瓦也尝到了惧怕的滋味,思及此,丹尼不由嗤笑半声,很快敛起笑,冷的目光直视挡风玻璃前方,加速。

    直升机突然加速的一瞬,带来的酥麻和振动,和性、死亡的快`感无比接近。小型直升机内只有他与雏,烈日下,挡风玻璃映着他轮廓分明的脸,他突然开口,问了她一个问题:“你会不会恨我?”

    雏并不明白他的话,更无法回答,丹尼没说完的那句,其实是:我会夺回一切,然后杀了他,那时候,你,会不会恨我?

    终究是,没有问出口。

    “恨你什么?”

    不明所以的雏追问道,却忽的被丹尼绕过来的手臂托住颈子。他的手指缠在她半长的发里,他盯着她的眼睛凝视片刻,用尽全力狠狠吻住她。

    含着她的舌,吮咬,短促而狠绝的一个吻后,他继续沉默地望向前方。

    上一次机场遇袭,丹尼险些丧生,他的人马里明显混进了敌方,他这次抵达哥伦比亚后,前来接应的都是值得信赖的心腹,人数不多,但势力深入哥伦比亚各处,隐秘却坚不可摧。

    丹尼挑选了其中几个,要随雏一道去。她拒绝。

    “不,你别去,”雏摇头,“我不能亏欠你太多。”

    他盯着她的目光,是黑色。

    雏站在他一步之遥,可她分明觉得,他们之间,依旧有着那道无论如何也跨越不了的鸿沟。

    她改说柔柔的泰语,因为知道他听不懂,所以才说得出口:“你不是首领的对手,如果……我说如果,你不想要你的王国了,我用自己的一辈子偿还你,你愿不愿意?”

    她的穆,她的首领、她的神,那个男人最爱的是野心,是权势,如果她能成全他,如果他能放过她,也让她,放过她自己……

    雏的脑中有点乱,丹尼没听明白她的泰语,正要追问,雏已改用英语道:“有他们在就够了,你不需要去。”

    雏径自上了车,“再见。”

    或许是……再也不见。

    雏的车最终停在了近郊的一处独立建筑内,此处静谧的可怕,这份安静,与哥伦比亚夜间空气中的躁动因子丝毫不相称。

    真的是太安静了,包括雏在内的所有人都全副武装地下车,小心翼翼地趁着夜色闪进花园。

    踏进别墅内的一刹那,雏就看见了大理石地板上的血迹。

    血迹从不远处二楼的台阶上一路延伸到她此刻所在的房门处。

    放眼望去,房内留下了明显的火拼痕迹:千疮百孔的墙壁,倒塌的家具,随地洒落的弹头、以及——尸体。

    雏意识到自己来晚了一步。那一刻,她的神经狠狠一紧。

    整幢房里,唯一的活口躲在二楼的衣柜里——正是西黛。

    雏霍然拉开衣柜门时,西黛的双目顿时惊恐地瞪圆,雏没有时间安慰她,她比她更焦急:“沙玛呢?他在哪?”

    西黛只知道颤抖,火拼时恐怖的记忆令她直至此刻也无法成言,雏的整颗心都悬在了西黛嘴唇的一张一合上。

    终于,雏听清了她说的是什么。

    她说:“千赖杀了沙玛,不,不,

    62、再见 ...

    是穆,是穆指使的,他杀了他,连……连尸体都要带走……”

    是穆,是穆指使的,他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这个声音在雏脑中萦绕,扩散,雏绝望到站都站不稳,惊惶地退后一步。

    作者有话要说:倒计时:四

    63

    63、终结章 ...

    (三)

    死寂。

    听不见尸体上血液徐徐滴落的声音,听不见西黛绝望的哭泣,听不见穿堂的风。

    极突然地,就在这无声之中,西黛忽地蹿起,朝雏扑去。

    西黛手中,分明是把精短尖刀。

    而雏,立在原地,不躲不避,看着刀锋的寒光快速逼近自己。

    她慢慢闭上眼睛……

    然而,预期的刀尖刺入身体的痛楚却并未降临,一道黑影急速奔来,或许只3差半厘米,她悲戚的一生就能就此了结——那道黑影却更快,转瞬间架住西黛,劈手夺下尖刀,下一秒即往西黛的脖颈动脉上割去。

    雏看清来人,急忙低喊一声:“别杀她!”幸而,为时不晚。

    丹尼的刀锋已浅浅划破西黛的皮肤,闻声险险止住动作。

    手却仍因愤怒止不住地颤。

    西黛眼中蓄着的,除了泪,还有满满的恨:“没有你,沙玛就不会死,你欠他一条命。”

    雏仿佛已醒过神来,弯身扯下西黛裙边一角,团一团,塞住西黛的嘴:“不是因为你肚子里的孩子,我会让你下去陪他。”

    下属带走西黛,徒留丹尼与她

    小鸡快跑最新章节

    ,夜风,吹拂死亡的气息,她如雕像,无生命力般,丹尼的手按在她肩上,安慰的话无从出口。

    她却忽的回眸看他,失笑:“她骗我。”

    不是疑问句,她断定一切都是假象。

    首领不会这么做,沙玛还活着……她那样固执,那样自欺欺人,丹尼忽然间生气,拽起她直往外走。

    穿过准备毁尸灭迹的下属,直将她拽上车,沉默地驶离。

    车子驶出近百米时,后头一阵轰然巨响——炸药引爆,随即窜起的火苗高耸入云,独立建筑与死去的人一道,消失在火光中。

    丹尼回到基地,手里攥着这个没了灵魂的女人,她口中只剩那一句:“帮我找到沙玛,他没死。帮我找到沙玛……”

    丹尼未置可否,只将她带到书房,推开书架,保险箱藏在其间。

    转转动密码锁,打开保险箱,从中取出一个公文袋递到这女人面前。她仿佛意识到公文袋中会是什么,拒绝伸手接过,那样明显的抗拒——抗拒她不愿接受的真相。

    丹尼一声低咒,猛地扯开公文袋,里头的文件、信件、录音、照片……顷刻间洒落一地。雏扫过照片一角,顿时惊惶地闭眼。

    丹尼目光一厉,蓦然扣住她后脑勺,雏被逼跌坐在地,丹尼随后蹲下`身,一张张捡起照片,送到她眼皮底下:“不想知道你阿妈到底是怎么死的?”

    “不想知道他为什么要把你送给我?”

    “不想知道他为什么明知危险,还任由你踏入氏铭的势力范围?”

    “他不在乎的何止是你的贞`操?还有你的命!”

    “你不过是他的工具而已!”

    雏愣愣看着面前的证据,整个人仿佛石化,下一秒她又动了,确实猛地推开他,躲进角落,头埋在双臂间,濒死的兽般低叫。

    丹尼气急败坏地站起,充血的目光勾住这个濒临崩溃的女人,大步流星地走出书房,砰地关上门。

    子夜。

    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

    缩在书房一角、许久未动的雏慢慢抬起头来。那张脸仿佛已不是昨日的她,她双眼充血,面无表情,手脚并用爬到一米开外,捡起地毯上的照片、文件,一一细看。

    最后才是那封信。

    阿妈曾经不识字,还是她一笔一笔地教会阿妈的。

    看着信上熟悉的字迹,雏面无表情的脸上滑落一行泪水。

    就在这时,书房门开启,神情冷冽的丹尼出现在门边,看见她的泪痕,眉心隐秘一皱,终究是没能克制住,上前捏起她下巴,揩去她的泪。

    “有没有找到沙玛?就算……尸体也好。”

    丹尼摇头,悄然把手放到背后。

    他手中拿着的照片上,有一截焦黑手臂,片刻前交给他这张照片的亲信称,在郊外找到的这具焦黑尸体,指上戴着与西黛同款的尾戒,极有可能是沙玛。

    他将照片藏好,身形一侧,领着她出去:“好好睡一觉。”

    她真的听话,进了卧房便径直钻进被子。丹尼站在内外间的连接处注视着她,担心她失眠,不料她竟渐渐安然入睡。

    他安坐回去,点燃雪茄,抽一口,借着雪茄的火星,点燃那张照片。看着照片燃烧,直至最后成为烟灰缸中的灰烬。

    之后回到内间,俯身,嗅嗅她均匀的鼻息,吻一吻她额头,安心离去。

    一夜之间,天翻地覆,这一片是他新建的势力范围,却有人能不令他察觉地来到此地,造成如此大规模的混乱,他需要时间部署,铲除这些不守规矩的敌人。

    很快亲信归来,带回确切消息:“千赖。”

    丹尼默默咀嚼这个名字,千赖……一个充满野心的年轻人,近日动作颇多,逐步脱离金三角本家的同时,频频侵门踏户,瓜分丹尼的军火与毒品市场。

    “索那罗亚和穆一向合作良好,沙玛这次和索那罗亚私下会晤,等于公开叫板千赖,这才惹来杀身之祸。”

    丹尼兀自点点头。

    “我们该怎么做?”

    带着伤痕的嘴角玩味地勾起:“坐山观虎斗。”

    解决完这些琐事时,正值黎明。

    日出。

    第一道曙光划破黑暗的时刻,丹尼回到卧房。

    床上却空无一人,丹尼心里骤然一紧。

    三步并两步推开所有附属房间门,依旧,空无一人。隐隐料到什么,丹尼眉心狠蹙,调头冲出卧室。

    三拐两拐来到书房。

    书架后,所有保险箱暴`露在外,箱门大开,其中的武器、针剂、北极星,甚至现金……统统不翼而飞。

    尾随而来的属下刚来到书房门外,就迎来丹尼的一声怒喝:“找到她!”

    (二)

    这个“她”——不需明说就知道是谁。

    而这个“她”此时,已乘坐上飞往曼谷的航班。

    雏离开前只去了一个地方,见了一个人</dd>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